翻页   夜间
书楼吧 > 穿成校草的怂软娇花 > 65、番外:徐崽崽小时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楼吧] https://www.shulouba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弃婴徐栗栗

  很多年前的秋天。

  张撄宁道长刚下山,路过一个公路服务区,偶遇一对有钱的夫妻抱娃吵架。

  男人开豪车扬长而去。女人跺脚叫骂,气极,把襁褓往垃圾堆一扔,坐面包车走了。

  附近的人不知发生何事,不敢妄动。张撄宁连忙上前查看,襁褓里的小婴孩紧闭着眼,脸色通红,无声无息。

  此季节,正值当地特产板栗成熟,刺猬般的板栗刺壳到处成堆。小婴儿掉在里面,头上扎了个板栗壳。

  张撄宁把他抱起来,才知道他屁股上也扎了一个……

  道长叹了口气,把板栗壳摘下来,然后抱着小孩到附近要了碗水给他喂下,又去了中药铺。

  山下认识他的村民问:“道长,又捡个小孩?帮你打听有没有谁家要的?”

  几十年来,张撄宁到处游历,捡了不少孩子,找到愿意收养的好人家,就送出去了。但这次,他摆摆手:“这次我自个养活。”

  他在中药铺捡了些药材,熬出来,给小婴儿退烧。怕不稳妥,又画了道符。

  第二天,小宝宝烧全退了,但很虚弱。细胳膊细腿的,眼睛却又黑又大,盯着张撄宁,不哭不闹啃手指。

  张撄宁对他笑,听到那夫妻吵架知道他家里姓徐,再想到那两个板栗壳……这小孩不一般,养起来费劲。看看漫山遍野的板栗树,就给他取了小名叫:徐栗栗。

  张撄宁在山下住了一个月,栗栗吃过张三家的米汤,喝过王四媳妇的乳汁,也从赵五家的小牛犊嘴里抢过奶水。

  一个月,总算慢慢养出肉来,不像刚捡到的时候,病蔫蔫快夭折。

  村民极力挽留,担心马上要冬天,山上滴水成冰,根本养不成小孩。

  张撄宁就在山下多留一段时间,等到来年春暖花开,才带栗栗回山上。

  热心村民跟着一起,带了些粮食蔬菜,起码够道长用一段时间。

  山上没粮食,却有其他食物,总不会饿死。张道长把养孩子当修行,四季轮回中,还是把徐栗栗拉扯大了。

  二、小徐与小驴

  徐栗栗调皮得像个小猴儿。

  两三岁就满山跑,磕绊得满身伤,笑嘻嘻爬起来继续跑。抓蚂蚁、玩虫子,回家拽道爷胡子。

  张撄宁不管,哪天熊孩子有小劫难才会管一下,防止他滚落山下或被毒蛇咬伤。

  栗栗乖巧的时候,会坐下来,帮着干点活计,用小手铆足力气把松果里的松子抠出来,这是他们的重要食物。或者,给编竹筐的白胡子老道士递篾条。

  快四岁的时候,徐栗栗提着一竹筐的珍稀药材,跟老爷爷下山啦。

  药材送给山下重病或虚弱的村民。有个村民忍痛割爱,回赠了一头几个月的小毛驴,说给小孩玩。

  徐栗栗万分高兴。

  这东西他第一次见,毛茸茸好大一个,还不怕人,大眼睛愣愣的盯着他看。

  在山下看到有人骑牛,徐栗栗立刻学会了,非要骑他的小驴。

  张撄宁给小驴配了绳,让他玩两天。

  小徐骑着小驴兴高采烈地回山上了。

  此后他就有了小伙伴,每天乱跑的范围小了点,更多的时间在喂驴,跟它说话。

  还有,张撄宁已经在教他识字了,他每天还要愁眉苦脸的做功课。

  但毛茸茸小驴没陪他太久。

  过了几个月,再一次下山。

  徐栗栗骑着驴跑得太快,张撄宁喊都来不及,就看前面的身影呼哧一下不见了。

  小徐和小驴一起掉进了村民们挖的狩猎深坑里。

  是用来逮野猪的。

  张撄宁赶到坑边一看,四岁小孩坐在坑底,小脸惊恐又疑惑,幸好里头没有尖树枝。

  张撄宁跳下来查看。小驴摔断脖子已经死了,小徐大睁着眼望他,一言不发。

  吓傻了?张撄宁赶忙把他抱起来查看询问。

  除了腿麻,栗栗没有受伤。他盯着半空看,又推了几下慢慢僵冷的小驴,叫它起来。他在疑惑:“两个驴驴。那个叫得好凶啊……”

  “它已经死了。”张撄宁无奈地给一个四岁小孩解释什么是生,什么是死。

  徐栗栗指指半空,表示反对:“它还在那里呀。”

  “那是它的魂。师父要超度它了。”张撄宁叹口气,摸摸他的小脑袋,给小驴做超度。

  等徐栗栗弄明白活物、死亡、魂体这些都是什么意思之后,他伤心极了,哇哇大哭。

  张撄宁叹气:“莫哭了,它今生使命就是给你启蒙……不哭,师父教你以后怎么办。”

  这样一个开了眼窍、天生通灵、颇具灵根、与风水命理有缘,且道缘佛缘都很浓厚的小孩。

  只有在他这里才能养了。

  三、大牢斧

  失去小驴以后,徐栗栗抑郁了一段时间。

  其实他还有其他小伙伴,天上鸟儿、树上松鼠,还有刺猬、蛇、黄鼬、猹等等,满地跑。

  可是它们一点也不靠谱,不害怕他,却也不会靠太近。

  他还能看到很多人形的动物,它们有些还穿衣服,各种各样的,看起来比不是人形的要有意思多了。

  它们通常都不理他,但有一些喜欢用法术戏弄他。

  徐栗栗过于无聊的时候,只能和它们玩,他想要新的小伙伴。

  有一天晚上。

  徐栗栗睡觉的时候,感觉到外面有什么动静。

  他和师父住山洞,还有间石头砌的石室放东西。山上黑得早,没有灯火,无星无月的夜晚,外头伸手不见五指。

  师父拿树的纤维、芭蕉叶给他做床铺,被子是村民送的,给他睡。师父自己从来不躺,都是打坐。

  徐栗栗看着外头,爬起来小声说:“有一股怪味……”

  师父只摸他头,不慌不忙:“睡觉。”

  徐栗栗去睡觉,但听到了什么动物粗重的呼吸。

  ……

  而在晴朗的夜晚,师父不睡觉,会在外面一块平整大石上,跪拜北斗七星。

  徐栗栗有样学样的拜。

  有一天拜星斗的时候,他全身一毛,朝旁边树林一看,有一双野兽的发亮的眼睛。

  师父说:“出来吧。”

  那东西没出来,跑了。

  第二天。

  徐栗栗在后面溪边小树林里找蘑菇和野果。

  他经常背着师父编的小竹篓,跟师父一起出去采药;有时候则是在这小溪边的一块沙地上,练习写字。

  但写字没有找东西好玩,找到东西可以吃,写字不行。

  他在溪边一回头,看到一只色彩斑斓的橘色庞然大物站在树下,静静望着他。

  徐栗栗眨眨眼,疑惑:这是什么?从来没有见过的动物?好大呀!

  大动物在树下盘卧,跟他对视,徐栗栗慢慢走过去,和它说了几句话,它不出声,只静静看他。

  徐栗栗看它爪子搭在地上,伸手比了一下,惊叹:“好大啊!”又用小手摸了它一下,毛茸茸、软乎乎的,很好玩。

  老虎抬爪子跟他虚晃一爪,像小狗想跟人玩的动作。徐栗栗发现它这么大却很和善,就跟它玩。

  玩着玩着就骑到它身上去了,抱着它的脖子问:“你以前来过对不对?那天晚上就是你。”

  老虎也没法回答他,不出声,驮着他,把他送回了家。

  徐栗栗手舞足蹈,一手按在老虎额上的“王”字上,高喊:“师父,我骑的是什么,好大!”

  张撄宁:“…………”

  老虎朝道长慢慢趴下,看起来像跪求,又让徐栗栗可以下来。

  徐栗栗:“驾!”

  张撄宁硬把他拽下来,说:“它是来学修行的,修好了可以当山神的坐骑。”

  徐栗栗东张西望:“山神是谁?在哪里呀?”

  张撄宁:“跟你没关系。”

  但他还是教这充满灵性的老虎如何更好的修行。

  老虎则是任劳任怨的给徐栗栗当坐骑。

  徐栗栗很快就发现这个新的小伙伴威风凛凛,骑着它出去巡山,满山寂静,鸟飞兽散,没有哪个虫儿敢做声。

  他超喜欢它,就是念不好它的名字:“牢斧,大牢斧”

  “山神”的坐骑:“……”

  四、小道姑

  徐栗栗五岁的时候。

  他已经长大了,懂一点事了,甚至开始学命理与占卜的一些技法了。不过仍然不是太懂,他预测很多东西,还是循着本能。

  又一次下山补充生活物资。

  徐栗栗对于不能骑他的大牢斧下山,相当遗憾。

  但很快,山下小镇的“繁华”,就让他忘记其他烦恼。

  他不怕人,热情大方,和他认识的每个村民问好,并认识新的村民;当然,这样做能收获各种好玩意儿。

  徐栗栗抱着他打满补丁、鼓囊囊的百宝袋,吃着饴糖,在打稻场旁边的树下,等师父给有需要的村民做完法事。

  有几个人路过他,停下脚步。他们大概不是镇里的人,没见过他。

  “还有这么小的孩子当道士?”

  “喂,小道姑,那是你师父?”

  徐栗栗愣了一下,眨眨眼想了想,不知道“小道姑”是什么意思,就摇头。

  “哪家舍得把这么漂亮的小姑娘送去道观?跟我走吧,我收养你。”

  然后不知是谁,把他头上束发髻的木簪子拔掉了,徐栗栗养了五年的头发披散下来。

  五岁的漂亮小孩,不开口本来就分不清男女。小孩肌肤很白,五官都生得好,双眼乌亮,小嘴嫣红,比当红童星玉雪可爱百倍。

  几个人一起呆了呆。

  徐栗栗有点不高兴,板起脸把他的木簪子捡起来,说:“我不是小道姑,你们找错人了。”

  然后气沉丹田,大喊一声:“师!父!有人欺负我!”

  在村民们齐刷刷的目光里,几个人无语的溜了。

  张撄宁刚好做完法事,过来问情况,把他头发束好。

  徐栗栗问:“小道姑是什么?他们这样叫我。”

  张撄宁淡淡道:“凡眼就是这样。到十岁,你再剪头发。”

  然后才给他解释道姑和道士的区别。

  徐栗栗更迷惑:“这为什么?那为什么?”

  张撄宁:“……”

  最终他捋着胡子说:“好好习字,早些下山上学吧。”

  五、下山上学啦

  徐栗栗这情况,实在不适合太早下山上学。

  张撄宁也在发愁怎么教育他。

  他注定要走一条和寻常人不同的道路。却也不代表不需要接受教育。

  最后占卜之后,张撄宁决定,让他十岁再下山。

  从山下搜罗了一些小学书本教材,徐栗栗在山上自学。

  纸没有,沙地;笔没有,树枝。

  花了五年时间,徐栗栗学完了小学六年课程,以及如何修行、命理与占卜的各种技法等等。

  他第一次试着占课本问题的答案,被打了手心。

  平时最多是敲脑壳。

  张撄宁警告他不要乱用自己的能力,不准向任何人炫耀;他这辈子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不要去追逐浮云般的虚名。

  徐栗栗谨记,然后被迫闭关半个月。

  他天资根性好,弱的是性情、心境,但到了十岁,也修得有模有样了。

  十岁的小小少年,哪怕在山上食素长大,身子依旧抽条般长开了不少。而且时常习武、练拳,满山乱窜,他身姿灵活矫健,力气比同龄人大很多。

  在给他讲了下山与其他人相处要注意的事项之后,徐栗栗就下山了。

  原本按年龄,他该上五年级。现在虽然自学完了小学课程,但张撄宁更想让他感受世俗的人类社会,就没直接上初中。

  但是。

  他们下山之后,碰到村民告诉他们:有人来找这孩子了,好像是他家里人。跟着是阵阵唏嘘和议论。

  因为,人家昨天才来,现在还没走。

  徐栗栗那时候还不明白师父为何这天下山,只以为是巧合。

  总之他和师父,去见了来找他的人。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态度大变,要接他回徐家;

  徐栗栗不愿意,他现在还小,还能感应到自己对别人是喜欢还是厌恶。

  他不喜欢徐家人,也不关心他爸死了妈跑了还是怎么的,就是要和师父在一起。

  徐家人也不愿意。

  周边知道情况的村民,更不愿意。

  先把孩子扔了又想捡回去,理本来就不在徐家这边。

  徐家人无奈之下,说了实情原来是某大师,算到了徐家有这么一个孩子,虽然成年前命途多舛,熬过去之后却是逆天之资,而且会在风水命理上颇有造诣。

  徐家这才知道丢了个宝,又抱着一丝侥幸到当年弃婴的地方来找。

  经过漫长的谈判。

  最后达成了特殊协议:他们不再逼迫徐栗栗回归徐家,但会把他当半个徐家人,在生活上提供一些便利;在他成年前,每年给他十万抚养费;

  条件是,将来如果徐家遇到难关的时候,他要出手相助。最终,这个帮助被量化成了三次。

  徐栗栗悄悄掰手指算了算,眨着大眼睛,期待的说:“我已经十岁了,你们先给我一百万吧。”

  徐家:“……”

  徐家当然不可能一下子给一个小屁孩这么多钱,答应以后每年慢慢给。

  但徐栗栗没身份证银行卡,张撄宁就给自己办了一个。

  徐家还是提供了一些实际帮助的:户籍、出生证明等等,再给他安排进合适的学校。

  不过,徐栗栗年纪太小,等他给徐家提供帮助也不知要什么时候了。徐家就先用了一次机会,厚着脸皮求问张撄宁他们的家运,提一提财运。

  张撄宁也无奈,但徐家要是倒了,就没人给宝贝徒弟抚养费了。徒弟还小,总不可能跟他一样一辈子都住在山里,而出门在外就得用钱。这,也是徐家该支付的。

  最终。

  徐栗栗下山,去远方的城里,上小学去了。

  下山这天,徐栗栗摆脱了那两个板栗壳儿,得到了他的大名:徐知衍。

  “大衍”是周易中极重要的一个词。师父轻轻敲着他的脑袋说:“记住,你知道衍,却永远只知道一部分。”

  徐知衍似懂非懂的点头。

  该教的都已经教过了,剩下如何全看他的造化。

  不过。

  老道长最发愁的有两件事。一是徒弟皮起来,会逗鬼和仙仙玩,但万一遇上凶煞的呢?

  二是他这命格,很难改,再怎么小心也难保十全,尤其要防意外和突发事件。

  画了几张护身符给他,张撄宁才把徒弟送上车,目送他驶往远方。

  每个人都有他的人生,有该经历的挫折与磨难。

  六、自己也能过得很好

  最初,徐知衍在城里,过得并不好。

  虽然不用操心钱,但如何与人交往是个大难题;而现代社会生活的种种,他也很不习惯

  马路上差点被车撞到过,在大超市里迷过路,也被人贩子盯上过。

  在学校也交不到什么朋友,很多同学觉得他奇奇怪怪,嫌他土,莫名的又被骂成乌鸦嘴。徐知衍渐渐放弃找朋友。

  在徐家过得也很不舒服,像完全的外人,身份尴尬。堂哥对某大师的批命不屑一顾,总是找他的茬,却又在厄运被他预测中之后,恼羞成怒要打他。

  徐知衍就搬出去租房子住了。他自己也能过得很好。同时他记牢了,再也不给别人预测什么了。

  最开始他住在初中学校旁边,那种又开饭店又开旅馆的地方。

  后来嫌又吵又脏,他住进了出租的居民楼。隔壁郭大爷是个热心市民,对这奇怪的小孩多加照顾。大爷的孙子叫郭亚飞,成了徐知衍少有的朋友。

  初中三年之后,徐知衍完全长大了,从身体到心智,再也不是十岁刚下山时的傻小孩。

  他懂很多事,比同龄人知道得都多,但还是有叛逆期。

  不想上学,觉得很多事都无聊。都很短暂又虚无。

  至于与人交往,一切随缘,谁离了谁不行咋的。

  除了修炼,他不知道什么有意思。直到高一。

  七、年少情炽

  高一那年,他遇到了一个小姑娘。

  她叫颜妍,人如其名的漂亮,内里也很纯净。对他这种一眼能感应出善恶的人来说,这小姑娘像块剔透水晶。

  但他又无法彻底看穿她。

  她被秘密裹藏着。

  小姑娘长得很乖,看起来很软,总是让徐知衍想起山里那些温驯的小动物,摸起来一定会有相似的触感。

  大概是缘分。

  几次接触之后,他忍不住越来越关注她,试图弄明白一切。

  坐在她后面久了,后来他的眼睛已经习惯了看到该看到的人。

  心,也是如此。

  就像谁都说不清,春草到底哪一天生根发芽的,徐知衍也不明白自己具体是哪一天动的心。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是春风拂遍,青草离离。

  ……

  徐知衍觉得,他这么聪明,追女孩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想要一击必中,就应该如捕猎般,需要长时间观察,获取足够多的信息。

  徐知衍感谢现代的种种通讯工具,解决了交流方式上的麻烦。

  他高兴的看到小姑娘对他越来越信任。然而,她心底,依旧藏着什么秘密,导致不敢和他更亲密熟悉……

  徐知衍在试着解决问题,像所有追女孩的男生一样,送她各种小礼物,恨不得把世上最好的都给她。

  直到误打误撞送了她仓鼠,他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天,他发现自己多了件害怕的事,就是她哭;

  不过,很久以后,他觉得她在适当的时候哭一哭,也挺好……

  学生时代刚确定关系的那段时间,徐知衍兴奋极了,比中了五千万彩票都高兴。

  因为中彩票对他来说很容易,一生的伴侣却很难找。

  他想把世上最好的都给她,让她的生活里没有任何劫难,平安喜乐,万事胜意,让整个世界都温柔待她;

  他内心并非一片光明,亦有阴暗,他要独自占有她,任何人都不能染指,她自己也别想逃离。

  他几乎截胡了所有跟她告白的情书,渐渐,没人再敢觊觎他的小美人。

  他要一直和她在一起,不惜做了大胆的决定,要去当阴阳师。

  她白天有一半的时间在学校,晚上和周末才能陪他。徐知衍思考很久,没有用玄学道具作弊把姻缘绑得更紧。他保持了自信。

  艰难漫长的奋斗之后,他完成了任务,其他方面也没输。与她一起完成成年前最后一件大事高考。

  考得都很好,前半生几乎圆满。

  但他不安,不知道黑暗中潜伏的危机什么时候会扑过来。

  终于有一天,她突然失踪了。他发疯似的寻找,实在无处可寻,便用此前准备好的功德来换,要去陪她。不管天堂还是地狱。

  他成功了,他们又在一起了。

  此后的人生,再也没有风雨和别离。

  他只想宠她上天,带她跨越阶层,好好享受人生。

  八、崽儿

  颜妍和徐知衍生了头胎,是个带把儿的。

  徐知衍:“小名就叫徐二狗吧,契合他的八字。”

  颜妍:“……不行。”

  徐知衍:“狗蛋、铁柱、大锤?”

  颜妍:“信不信我三个月不理你。”

  徐知衍:“那就二狗,好听一点。”

  颜妍:“……”

  后来,考虑到贱名好养活,而孩子大名也是精心挑选的“徐景焕”,她就同意了。

  徐二狗他爹,大学没毕业就开始奋斗,到他出生的时候,家里资产已经过百亿了,能让娃儿在存折堆里洗澡。

  当然,小孩子对钱本来就没有概念,二狗子快快乐乐、懵懵懂懂的过了两周岁的生日。然后生活忽然变了一个画风。

  徐知衍不想让二狗子将来变成一个堕落的纨绔富二代,再加上这个小烦人精粘乎乎的总是抱人大腿,根本甩不掉。他之前没想错,有了娃之后,老婆的爱的确被分走了一半。

  可他又不能把这熊孩子一脚蹬开。

  有什么办法呢?破孩子和他小时候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小小一个粉团子还是很可爱的。

  就是不知长大了会不会歪。

  于是,徐知衍和颜妍一番商量之后,双双没憋住笑。颜妍笑到肚子痛。

  很快,某天晚上。

  到了饭点,报时钟当当敲响之后,小二狗放下玩具,洗了手哒哒哒跑到餐厅,乖乖坐好等饭吃。

  但是今天桌子上没有饭!

  他等了好久,肚肚都开始咕咕叫了,家里的阿姨也还是没来布菜,餐厅只有他自个儿。

  他爸爸妈妈走了进来。

  徐二狗眨着大眼睛问:“我好饿,今天的饭呢?”

  徐知衍和颜妍对视了一下,然后他拿出多年来纵横商场锻炼出的精湛演技,坐下来,神情凝重的对徐二狗说:“我们家穷得没米下锅了。”

  徐二狗愣愣的望着他,大眼眨动,小小的脑袋里装满大大的问号。

  徐知衍说得更细致:“外面经济环境不好,爸爸妈妈赚不到那么多钱了,以后要过苦日子了。”

  徐二狗摇了摇头,不懂。

  颜妍说:“以后我们吃不到小松露、三文鱼和大龙虾了,因为买不起。”

  徐知衍:“爸爸以后不能给你买新玩具了,因为没钱。”

  颜妍:“妈妈以后不能陪你每周去游乐场了,妈妈要好好赚钱了。”

  徐二狗眨眨黑葡萄般的眼,看看爸爸,再看看妈妈,抿着嘴,脸色发白,小脸上神情一片凝重。

  颜妍怕吓坏他,赶紧又说:“没关系的,我们努力一下,还是可以赚到钱。”

  徐二狗当做没听到,两只小手抠着桌沿,微微噘着嘴,表情有点难过,半天,才迷茫的小声问:“那怎么办?”

  家里没钱吃饭了,他现在还在饿肚肚呢,哇哇大哭qaq

  徐知衍适时抛出早已商量好的计划:“你也是家里一份子,和我们一起赚钱养家吧!”

  二狗子乖巧的问:“怎么赚?”

  徐知衍过去,摸着他的小脑袋说:“爸爸昨天捡到一台机器,你可以用它赚钱。这个世上只有你能用。”

  徐二狗很好奇,睁大眼睛:“什么机器?”

  一家三口去了客厅,桌子上放着一个方形机器。

  徐知衍把儿子抱过来,解释说:“你只要每天乖乖的,做好事就能赚钱。这是语音系统,不信你试试。”

  颜妍在一旁问:“宝宝今天乖乖的做了哪些事呀?”

  徐二狗挠头想了想,想不起来,只好说:“饭前洗手?”

  徐知衍给他演示,开了机,然后按下红色的“结算”按钮,字正腔圆的说:“晚饭前洗手。”

  机械女音:“收到!等于,一元钱。”

  “叮”的一声,从旁边的口子里吐出了一枚硬币。

  颜妍把硬币塞给宝宝,徐二狗惊呆了,随即眼中闪动起兴奋的光,叫道:“今天我还认了几个字!”

  徐知衍对神秘机器说:“认字。”

  于是徐二狗又赚到了一块钱。

  现在他是有两块钱的宝宝了!超有钱!

  他也不觉得饿了,兴高采烈的想继续赚钱。

  徐知衍摸他脑袋说:“这是外星人的黑科技,能量有限。只有在你快睡觉之前,才会打开一段时间。你不能老是玩它,不然就会坏。”

  徐二狗点点头,对爸爸的话深信不疑。

  其实这是徐知衍找it圈的朋友定做的,还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还开玩笑说要买他的版权,等自己有小孩了也这样玩。

  颜妍在一旁帮腔,问:“宝宝要做哪些事,才能赚到钱啊?”

  “哦,把这台机器卖给我的外星商人,给了一本说明书。”徐知衍装模作样的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一本彩页版的徐二狗的赚钱指导手册。

  上面写的是能够触发语音识别的关键词。

  二狗子接过来看了看,然后眼巴巴的望着他爸妈,瘪嘴:“看不懂……”

  徐知衍微笑:“多识字就看懂了,识字还能赚钱呢。”

  颜妍捏了下三岁儿子嫩嫩的小脸蛋,笑道:“好了,不要操心钱了,日子慢慢会好起来的。我们先去吃饭吧。”

  一家三口又回到餐厅,女佣不知何时已经布置好了饭菜,没等徐二狗看见。

  今天吃清炒菜心、鲜鱼汤和番茄炒鸡蛋,虽然没有平时丰盛,但徐二狗还是吃得心满意足

  有饭吃总比饿肚子强,没事,他现在能赚钱了,很快就能让爸爸妈妈吃上好的!

  他小小的肩膀上扛了大大的重担,三岁就开始养家糊口了。

  徐二狗现在积极的学习新知识,对照着字典,试图弄明白那本指导手册在讲什么。

  徐知衍当然也做了措施防止他作弊,金额大的奖励项目是需要家长验证的。

  而目前奖励最多的一条是:晚上自己睡。

  足足有100块钱呢!

  当天晚上,徐二狗纠结了一下,还是去自己屋,睡自己小床了。

  他不缠着爸爸妈妈了,他是要养家糊口的小男子汉!他要好好赚钱!

  第二天,说了“自己睡”,他真的得到了一张红彤彤的钞票。

  二狗子喜滋滋的要把钱交给爸爸妈妈,叫他们买好菜吃。

  爸爸妈妈夸奖了他,然后给了他一个存钱罐,说他赚的钱都是他自己的。

  徐宝宝郑重的点头,决心承担一个家庭成员应尽的责任。

  ……

  这奇招果然奏效,儿子现在乖得不行。

  每周能过上久违的夫妻生活之后,徐知衍神清气爽,想了想,又去找朋友优化了一下赚钱机器。

  除了红色的奖励模式,又增加了一个惩罚系统。不乖就要罚钱哦

  敢无缘无故缠着爸爸妈妈睡觉,先扣个一千块再说!

  徐二狗乖巧了三个月,就多了一个小妹妹。

  不过妹妹只有一个月,还有八个月才能出来;为了照顾妈妈,他的外婆也到他们家来了。

  为了赚钱养妹妹和外婆,二狗子更加乖巧了,主动自觉的学习新知识,每天还要锻炼身体,在外对小伙伴团结友爱,每天要做一箩筐的好事。

  快要四岁的时候,徐二狗终于月入过万了!小小年纪就走上了人生巅峰。

  一家人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撒花!宝宝们么么啾!

  预收求收藏!

  纸片人她冷甜不好养

  早收藏,早点开。

  财阀千金颜棠,跟名门公子凌煜从小就是死对头,日常互掐到头掉。

  某天宴会,酒后和死对头不可描述,颜棠愤而出国,却遭遇车祸成为植物人。

  她的意识,穿进了一个游戏,过得凄凄惨惨戚戚,开始自闭……

  等了一个月,凌煜以为她再也不会醒来,突然捡到一个系统他在游戏里养崽崽赚好感度,竟能换成健康值,拯救死对头。

  一分钟几百万上下的凌煜,心情复杂的入坑养崽了。

  游戏里的崽儿还是个小粉团子,却是一条冷漠的咸鱼,怎么宠都没用。心情不好就自闭,心情好了还毒舌。

  凌煜心塞,求求你,做个人吧,我小青梅快死了!

  他只能没日没夜的肝!氪!就差跪地叫爸爸。

  颜棠本以为自己会在游戏里凄凉终老,没想到突然有个神秘人罩着她,让她锦衣玉食、心想事成,冬天凌晨三点还陪她出来看花灯。

  这人是哪个大佬呢?英俊潇洒小王爷,风流不羁小将军,清俊腹黑状元郎,还是妖孽邪肆魔教教主……

  田螺男孩凌煜:都给爷爬,崽崽是我的!

  等到好感度氪满,植物人颜棠醒来。

  她的死对头眸色暗沉,长指轻颤着抚摸她的唇,声音低哑:“崽崽,嫁给我。”

  ……

  注:

  1,本文为快穿小位面扩展。大改,全新的梗!

  2,架空现代背景,科技水平很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