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书楼吧 > 凌界志 > 第二百五十七章:诬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楼吧] https://www.shulouba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华飞翼猛然出击,整条燃烧着的右臂作势挥打,他自信眼前这个装神弄鬼的男人只要接触到这股绿色的火焰,顷刻间就要被烧灭。

  却不曾想,吴洸的力量远比华飞翼预料的强大,他直接接住华飞翼的右手腕,无视这股火焰,紧接着一发肘击将华飞翼击翻在地,并且嘲弄地说道:“我见过真正的邪火,而你这不过是一丝火苗罢了,如果你不想自己某一天死于非命的话,趁早舍弃掉这块石头吧。”

  “你以为这就完了吗?黑狱之焰,熊熊腾升。”华飞翼没有放弃,他念出一段祈咒,霎时间整个房子里都出现变动……墙壁里渗出绿色的汁液、窗帘变得如铁块一般坚硬,并且折射出古怪的光芒、原本平整的地步变得凹凸不平,甚至有尖刺从中冒出。

  “将自己的房子改造成结界,引导出一丝来自极渊之狱的气息,对付凡人或许足够了,但对于我这类人则远远不足。”吴洸轻巧地说道。

  华飞翼的身影突然消失,融入到这个已经被改造成结界的房子里,他声音有如山谷中回响:“你倒是很有眼界,连我也不知道那枚绿水晶的来历,如果你愿意将其中的秘密说出来,我可以放你安全离开。”

  吴洸没有继续回应华飞翼的话,他在结界里来回地走着,房子里不断回荡着令人发颤的声音,那不是人的惨叫却能唤醒人内心的恐惧、那不是野兽的嚎叫却能激发人最原始的畏缩。墙壁里不断喷涌出绿色的火焰灼烧吴洸的斗蓬,但都被他信手化解,地板下冒出的尖刺也无法刺透他的靴子。

  华飞翼的结界就像是幻术,虽然无法伤害到清醒的吴洸,但若要破除,就必须找到核心——也就是华飞翼。

  “我可以告诉你极渊之狱的秘密,但你得先告诉我,那块石头是从哪来的?”吴洸说道,其实并不在乎那枚水晶,他只不过是要让华飞翼出声而已。

  “你觉得自己现在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华飞翼果然上套,他的声音再度响起。

  吴洸立刻追踪这股声音的源头,华飞翼的声音如同蝙蝠发出的声波,通过房子内部的结构不断碰撞反射,营造出的回荡压迫之感,吴洸的精神力极其敏锐,很快便追踪到华飞翼躲藏的位置,随即便是抽出腰间的匕首飞掷而出。

  “呃!”华飞翼被飞匕穿透胸膛,当即倒地,发出痛苦的呻吟,结界也随之破除。

  吴洸慢悠悠地走到已处于血泊之中的华飞翼面前,蹲下身来将一朵细嫩的雏菊放在华飞翼的血水里。有着纯洁、天真、幸福、和平花语的雏菊沾上血水,它的反面正是华飞翼极端性格的体现。

  “你……你到底……是……谁?”华飞翼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问道。

  吴洸背对着华飞翼,撇头说道:“傅湘庭向你问好。”

  吴洸离开了,但华飞翼却记住了最后这句话,继而昏厥过去。然而华飞翼并没有就此死亡,华远峰和华远山曾经联手在华家核心子弟身上预留了一道逐龙术的气息,一旦他们受到致命威胁或者濒临死亡之际,这道气息便会传递回华远峰和华远山的意识里。

  华远峰感知到是华飞翼性命垂危,顿时冲天而起,以极快的速度赶到,先是用真气将华飞翼的生命体征稳住,然后带回老宅的练功房内进行治疗。

  原本准备起身去往东海的华飞羽得知此事后,取消了航班,守在练功房外。而正在接见外国使团的华远山也感知到华飞翼几经死亡边缘之后,也回到老宅,在练功房见到胸前还开着一个血洞的华飞翼,他的心情是既难受又愤怒。

  “大哥,击穿飞翼胸膛的东西有古怪,逐龙术的真气居然都难以愈合,唤醒气运之龙吧。”华远峰也是没辙了,吴洸的手段十分诡异,被他的刀锋割破的伤口会不断受到某种力量的侵蚀,无法愈合。

  “事不宜迟。”华远山相比起作为生父的华远峰,还要更加心疼华飞翼。

  气运之龙正是盘踞在华家老宅上空磅礴气运里的化身之龙。

  “逐龙术·见龙。”华远山、华远峰联手驱动逐龙术,一股无形而又雄壮的力量直冲云霄,在华家老宅的上空盘旋着。

  “呜……”一阵低沉的龙吟声从高空传来,层层相叠的无形气运变换成浓密的云层,继而相化成一条五爪云龙,这条龙在云端之中盘旋运动,搅动着气运之间爆发着剧烈的能量震动,这一刻处于燕京的全部拥有望气手段的人都被惊动了。

  华远峰立即施展逐龙术将五爪云龙的力量抽取到自己体内,经过转化之后注入到华飞翼的身体里,这股力量既强横霸道又润泽如玉,如同皇帝之威严仁德,不消片刻即将华飞翼的伤势治愈完毕,但华远峰不知道的是,这股力量将储存在华飞翼体内的邪恶力量也逐除了。

  “飞翼的伤势愈合了,应该很快就能醒来。”华远峰见华飞翼体征稳定下来,便停止运转逐龙术,驱散了气运之龙,使得老宅上空无穷无尽的气运重归平静。

  “要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我必将其挫骨扬灰!”华远山狠狠地说道,他生平最不能接受的事情便是家人受到伤害,尤其是华飞翼、华飞羽和华语菁三兄妹。

  “爸……”华飞翼虚弱地开口,他已经醒来。

  “好孩子,没事了,感觉好些了吗?”华远山连忙蹲下身起握住华飞翼的手,关切地问道。

  “知道是谁动得手吗?”华远山问道。

  “是傅湘庭……是他派的人……”华飞翼艰难地说道。

  “傅湘庭!我等对其一再忍让,但他却如此顽固残忍,我必要他死无葬身之地。”华远山紧握双拳,体内似乎发出了龙吟咆哮之声。

  华远峰仍然心存疑惑,不过见华远山如此愤怒,也没再说什么,毕竟傅湘庭早就在华家的心头大患名单上,无论如何都算不上错杀。不过他作为生父,对华飞翼的感情远不如华远山来的深切,他比较偏爱华飞羽。华远山则是一视同仁,没有偏爱只有疼爱。

  吴洸站在远处,望着华家老宅上风起云涌的气运之龙,面具之下露出了笑容,他的诬陷成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