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书楼吧 > 快穿之渣男他玩不起 > 第五章:母猪上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楼吧] https://www.shulouba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车门打开,沈以邢率先走了出去,后知后觉发现还有个人没有跟上来。

  他回头看去,只见那人还呆呆地坐在车上,那表情就像是在思考什么无比烧脑的哲学理论似的。

  “怎么?”他不禁问。

  秋翊思绪回笼,扯出一抹笑容,“没事。”她答道。

  随即,从容的撩起裙摆下车,恨天高已经被她卸了去,洁白的脚丫踩在地面上,冰凉的触感透过皮肤传来。

  比这更让人难以忽略的是那钻心的疼。

  沈以邢察觉到对方的异样了,从她撩起裙摆的那一刻。

  “为什么不说?”他有些不悦,这不是林秋翊的作风。

  一直以来,她是乖巧的像一只兔子,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分的清清楚楚。

  这也是他能留她在身边这么多年的原因之一。

  像这样的事,她不该隐瞒。

  秋翊脚步停住,被对方的语气吓到了一瞬。

  其实她内心对于沈以邢还是有点憷的。

  她低头沉默,气氛有些诡异。

  “说。”沈以邢失了耐心。

  冰冷的声音吓得秋翊缩了缩,现在的她不是在扮演谁,这就是她的真实反应。

  “我……我觉得这是小事,没必要说出来。”

  她确实是这么想的,这也是为什么刚刚她会思考怎么不用脚回卧室的原因。

  想要沈以邢抱她回,恐怕母猪都得上树。

  可下一瞬,腾空的身体告诉她,今晚估计真会有母猪上树。

  后来发生的事情更加离谱,母猪不仅会上树了,它现在怕是已经爬到外太空去了。

  从下车到床上,她都觉得自己灵魂出窍了一样,完全不在状态,直到脚踝处传来刺骨的冰冷,才将她拉回现实。

  “嘶——”

  她倒吸一口冷气。

  沈以邢没说话,但手上的力道却轻了些许。

  “系统,我没做梦吧,主角在帮我冰敷耶。”

  系统默了。

  秋翊对于系统的爱答不理早就习以为常,也没生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疼痛逐渐消散,眼皮也渐渐往下掉。

  最终歪倒在床边,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脚已经消肿了不少,但还是疼得厉害。

  好不容易摸索到楼下,一坐就是一天。

  因为昨晚主角没有出来的原因,这主线就还不算开始。

  刚好趁这段时间把伤养好,到时不用瘸着腿来走剧情。

  可是,马上要周末了,她已经半个月没去医院看原主的弟弟了。

  要再不去他该担心了。

  秋翊给沈以邢打了个电话,既然上次能抱她回房间,那让司机带她去医院应该也没什么关系吧。

  果然,对方很爽快的答应了。

  车子很快停在别墅门口,秋翊一瘸一拐地走过去打开车门,一眼就看见后座上的男人。

  她动作一顿,有些惊讶,“以邢?”

  沈以邢转头淡淡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秋翊悻悻上了车。

  一路上,车厢里都透露着一股诡异的气息,她愣是大气都不敢喘。

  沉默了一段时间,沈以邢率先打破了平静。

  “你弟弟怎么样了?”

  秋翊心里咯噔一下,他以前不是从来不会问的吗?

  “已经好多了,但还是得三天两头往医院跑。”

  原主的弟弟叫林俟与,今年8岁,寄养在一个亲戚家里。

  因为自己身份的原因,所以不方便带在身边。

  “别墅太空了,有个孩子在也不错,把人接回来吧。”沈以邢淡淡道。

  秋翊瞳孔都震惊了,连忙摆手婉拒。今天的沈以邢怎么这么不对劲!

  ——嘀,主线任务正式开启,请宿主留意。

  秋翊一惊,“主角出现了??”

  系统这次给了肯定的回答。

  果然,提示音响起,沈以邢就接了个电话,冷峻的脸庞徒然一变!

  “停车!”

  秋翊都被他吓了一跳。

  司机也被吓了一跳,赶紧停了车。

  沈以邢转头对秋翊道:“下去。”

  秋翊连连应声,识趣地下了车,多一秒都没待。

  她现在可不能耽误主角见面啊。

  脚下刚站稳,车子扬长而去,秋翊被带出一段距离摔倒在地!原本好了点的脚踝又扭了下。

  “草,什么毛病!”她忍不住骂出了声。

  ——嘀,人设崩坏,扣除10积分。

  秋翊忍着剧痛闭了嘴,调整好状态,小心翼翼地拖着受伤的腿爬了起来。

  这一段路在郊外,周围都是树林,很少有车辆经过。

  她内心已经把沈以邢从头到脚骂了个遍。

  就不能把她带到繁华的地方再放下吗?赶着去投胎也没这这么急啊。

  秋翊艰难地走到一旁坐了下来,看着自己又青又肿的脚踝,叹了口气。

  “唉,生活不易啊。”

  “你手机落在车上了。”系统提醒道。

  “什么?”秋翊现在才想起来摸口袋,但是今天穿的是裙子啊,哪来的口袋。

  “草了!”她暗暗骂了句。

  来到医院已经是下午了,好在是过来了。

  路上遇到了位好心的司机带了她一段路,不然就以她那速度走到天黑都未必走得到。

  这个科室的护士长是个中年妇女,因为林俟与经常来住院的原因,和他们姐弟俩都挺熟的。

  “哎哟,脚怎么了?”护长看见秋翊一瘸一拐地走出电梯,惊讶地问。

  秋翊摆摆手,简单地解释了一遍,护长也没纠结,和她一起去了病房。

  “俟与最近怎么样?”秋翊问。

  “唉,还是那样,你以后有用还是要多来陪陪他的。”护长叹了口气。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气氛变得无比沉重。

  秋翊刚接过这具身体的时候,原主的弟弟才3岁。

  原本是活泼爱跳的年纪,突然渐渐就不爱活动了。

  那时候她也只是以为小孩子玩累了,后来发现事情不对劲赶紧送去了医院。

  那时才检查出孩子得了渐冻症,得了这种病的人,都活不长的。

  秋翊自然也明白,但是她还是选择给孩子治病。

  原主的父母病故,家里也没什么钱留给她姐弟俩。

  秋翊没办法,只能每天打几份工,忙到焦头烂额。

  这种状态持续了几个月,直到沈以邢找来才结束。

  对于原主这个弟弟,她也算是尽力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