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书楼吧 > 快穿之渣男他玩不起 > 第七章:难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楼吧] https://www.shulouba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秋奕迟迟没有听见身后传来声音,她愤愤起身却看见对方拿起外套要走。

  她慌了,“你去哪?”

  沈以邢脚步一顿,回头看了眼,只淡淡说了句,“明天来看你。”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客厅里顿时安静了下来,林秋奕愣愣地望着门口的方向,不知所措。

  自己离开的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倒是想看看,是谁,把沈以邢抢走了。

  她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随州哥哥吗?”

  ……

  秋翊知道林秋奕拿沈以邢的手机拉黑了自己时,气到吐血,内心把她从头到见骂了个遍。

  而表面还得泪流满面,系统看着这幅画面,陷入了沉思。

  这货……不会人格分裂吧。

  “呜呜呜,沈以邢,你没有心!”秋翊哭得肝肠寸断,那个小小的备用机被她摔到地上,砸了个粉碎。

  而系统在脑子里听到的词全都是’妈了个巴子‘之类的骂人的话。

  系统:“……”

  真*人剧分离。

  沈以邢回来的时候客厅没有人,他心底忽地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反正不是什么好的感觉。

  “以邢,你回来了。”秋翊一瘸一拐从楼上走下来。

  深以邢听到声音,那种感觉突然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他嗯了声,垂下眼帘掩住眼底的情绪。

  ——嘀,任务已更新,质问沈以邢,可获得10金币。

  秋翊沉默酝酿情绪,两人都没有说话。

  客厅里安静下里。

  沈以邢鬼使神差地想,她是不是生气了?

  今天的语气并没有往常那般雀跃,冷静地让人起疑。

  对方走到了自己身前,他俯首就能看见那失落的小脑袋。

  内心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自己是不是得解释一下昨晚的事。

  但是出口却又变成了,“伤了脚就不要乱走了。”

  秋翊内心呵呵,不知道昨天是谁把她放在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她回来了是吗?”秋翊没有回答他的话,反问道。

  “不要多想。”沈以邢沉默了会,道。

  “五年了,你就不能回头看看我吗?”

  “好了,秋翊,你逾矩了。”沈以邢脸色冷了下来,阴沉的眸子随时都有可能被怒火取代。

  秋翊没有被这冰冷的声音吓到,反而让抬头对上对方的眸子。

  沈以邢愣住,眼前的人眼底一片乌青,最让人难以忽略的是那哭得通红的眼睛。

  “你……”他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

  “以邢。”她微笑,“恭喜你啊。”

  那笑容是破碎的,沈以邢心底突然闪过一丝抽疼,不知道为什么。

  秋翊没有等到对方回答,就收回目光,拖着沉重的身体上了楼。

  可刚迈出一步,对方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昨晚什么都没发生。”

  秋翊脚步一顿,瞳孔都震惊了。

  ——嘀,人设崩坏,扣除2金币。

  下一秒,震惊的表情转化成浓郁的悲伤。

  “妈的,系统!这走向不对啊!”

  “他不应该让我赶紧卷铺盖走人的吗?”

  系统:“……”

  秋翊没有回头,可那强忍的泪水还是夺眶而出,安静的客厅传来少女轻轻的抽泣。

  “以邢,我累了,我先休息了。”

  说完,在对方火热的目光中一瘸一拐上了楼。

  回到房间,秋翊赶紧脱离了身体回到意识海。

  演戏实在是太累了,她得放空一下自己,打局游戏冷静一下。

  “系统,快来,跳哪里?”秋翊拿起桌上的手机,熟练地点开某精英。

  “你现在还有心思打游戏?”系统不禁问。

  秋翊白了一眼,在意识海不用拘束自己,她也不怕被扣金币。

  “你没看到刚沈以邢那眼神那态度吗,要是这么下去会耽误的做任务的。”

  就沈以邢的行事作风,做什么事从来不会解释,而刚才居然破天荒的和她解释了。

  她可不想谈恋爱,多麻烦啊,还是演戏好玩。

  只要我逃的够快,爱情就追不上我。

  等打完这局游戏,她立马拖行李走人,要是再晚一秒,可能就走不了了。

  “说吧,跳哪?”她问。

  系统:“来打个赌吧,这局要是能活着从天堂度假村出来,就说明沈以邢他对你有意思。”

  这下轮到秋翊默了,系统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

  但她也没想太多,默默点了开始。

  十分钟后,顺利吃鸡。

  这下,一人一机都默了。

  “系统,你以后还是少说话吧,我只想做任务。”秋翊愣愣道。

  她可没心思谈情说爱,不然回去的日子遥遥无期。

  醒来的时候,外面天已经黑了,房间里没有开灯。

  秋翊忽然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脱力了似的,脑袋也昏昏沉沉。

  一摸额头,烫手。

  “系统,我生病了。”这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才发现喉咙疼得厉害,声音嘶哑难听。

  她挣扎着爬起来,眩晕感更加强烈。

  “我要死了啊。”

  “死不了。”系统道,“顶多烧傻。”

  秋翊给它翻了个白眼。

  ——嘀,人设崩坏,扣除1金币。

  妈的,她都这样还舍得扣她的金币。

  没良心的东西。

  肚子饿得慌,再不起来吃点东西估计不是没烧死也得饿死了。

  楼下没有开灯,秋翊摸摸索索去厨房找吃的,活像个盗窃犯似的。

  沈以邢果然也是个没良心的,居然没有来房间看看她。

  要是有所察觉,她也不致于烧成这样。

  把肚子填饱后又吃了点药才睡下。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中午了,烧退了,难受的感觉也没那么强烈了。

  趁着沈以邢不在家,现在是最佳的逃跑时间。

  在这个别墅也住了那么长时间,说没有点感情是不可能的。

  她东西少得可怜,一个行李箱就装下了所有。

  在走出别墅后,她回头看了眼站在门口的佣人。

  那些人都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要走,都一副依依不舍的表情。

  秋翊转身朝她们挥挥手,潇洒地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几年沈以邢给她钱都被她存着,一部分拿来给弟弟治病,一部分偷偷在市中心买了套复式公寓。

  金钱方面沈以邢还是很大方的,每次给她打钱的时候都会说喜欢什么就自己买。

  秋翊心里当然了开了花,但是作为林秋翊肯定不会这样。

  所有每次他打钱的时候她都得跟个二傻子似的,表面无声抽泣,内心激动地喊对方爸爸。

  时间长了,估计真会向系统说的那样,人格分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