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书楼吧 > 快穿之渣男他玩不起 > 第八章:生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楼吧] https://www.shulouba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对于林秋奕突然‘复活’这件事,虽然没有大肆宣扬,但在广城的上流社会中也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

  众人纷纷猜测这消失的5年里她都在哪里,做了什么。

  这话题也迅速成了人们饭前茶后的谈论焦点。

  可传着传着,不知道是谁提到了五年前那场震惊整个广城的绑架案。

  而那次被绑架的人就是广城有名的富豪沈以邢。

  最后沈以邢得救了,救她的人就是林秋奕。

  林秋奕也在那次事故中受伤,导致原本病弱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

  再后来,林家就放出了她死亡的消息。

  这一死就死了五年。

  没有人知道林家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保护她还是为了找个安静的环境治病……

  此时,人们谈论的对象正躺在床上,看着手机里许随州传过来的资料,漂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杀意。

  “林秋翊……哼,有趣。”安静的房间里传来她冷冷的声音。

  房间里没有开灯,手机屏幕的光照在那张精致的脸上,显得尤为诡异。

  而几公里外的秋翊在睡梦中打了个喷嚏,把自己吓醒了。

  随着意识的回笼,脑袋昏沉的感觉再次袭来。

  妈的,不是吃了药了吗,怎么回事?

  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她拿起手机看了眼,又不想打车去医院。

  现在她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估计等会还没走到楼下就晕倒在电梯里了。

  “你可以打电话给沈以邢。”系统提醒道。

  秋翊摇了摇头,“我现在都离家出走了,怎么还有脸找他。”

  再说,她可不想来一次什么英雄救美然后发展成一段恋情。

  “那现在怎么办?”系统问,“我这显示你的身体状况已经出现严重问题,再不治疗会有生命危险。”

  秋翊被吓了个激灵,她后悔白天有力气的时候没去医院了。

  果然不能懒啊,小病拖成大病了。

  最后她实在没办法只能给沈以邢打了个电话,但是没人接……

  “唉,算了,也许躺到明天就好了呢。”

  秋翊回到意识海,难受的感觉瞬间消失,她窝在沙发上就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里了。

  她都以为自己还在做梦,使劲眨了眨眼,眼前没变化。

  “不是做梦。”她震惊了。

  难道自己真做到了不用脚也能走路的地步了?

  “醒了?”

  一道痞里痞气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

  顾稀?他怎么在这?

  顾稀提着两个塑料袋走了进来,熟料的打开包装袋将里面的汤和粥拿了出来。

  “别这么看着我。”他笑着说。

  秋翊还是没反应过来,她记得自己只打了一个电话吧。

  系统:“电话是我打的,打了好几个就他接了。”

  “什么?”

  “救你,再不救你人就傻了。”系统说。

  秋翊还想着再问几句,顾稀就她扶了起来,热腾腾的粥递到了她嘴边。

  她倒也没有拒绝,又不需要她动手,何乐而不为。

  反倒是顾稀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秋翊疑惑,她喝粥的样子很好笑吗?

  顾稀没有说话,一碗粥吃完才回答道:“昨晚你人都烧昏迷了,要是我晚去一步,你就得进icu了。”

  秋翊也没想到这么严重,和人道谢后就下了逐客令。

  “怎么?用完就丢了?”顾稀坐在床边看着她,英俊的帅脸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好似在说,‘我那么帅,你怎么还没有被我迷倒?’

  可就巧了不是,她不仅没被迷倒,倒是差点被迷吐。

  秋翊没有说话,翻了个身躺下。

  身后那人的笑意主见敛取,他犹豫了会,道:“5年了,那件事你还不能原谅我是吗?”顾稀的声音软了下来。

  他完全没想到当初自己一时犯浑会让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秋翊,这五年里我每天都活在自责中,我……”

  “行了,我想休息了。”秋翊打断了他的话。

  什么每天都活在自责中,在和别人那啥的时候怎么没说自责。

  这种男人就是贱。

  顾稀默默低头,一副委屈的模样。

  “秋翊,你真的这么狠心吗?”

  秋翊翻了个白眼,顾不上崩人设了,蹭的一下坐起来。

  “顾稀,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她狠心?这就算狠心?难道她还得抱着出轨男的大腿跪求别人不要离开吗?

  顾稀愣了愣,没想到秋翊会这么激动。

  他被怼得一时语塞。

  “顾稀我告诉你,如果出轨这种事都能被原谅,那被绿的那一方肯定是被屎糊了脑子。”秋翊沉声道。

  ——嘀,人设崩坏,扣除20金币。

  妈的,从刚刚坐起来到现在就扣了她将近一百金币!

  不行,为了渣男不值得。

  秋翊压下心中的愤怒,淡淡说:“好了,事情都过去了,我也不想再谈。”

  说完,便又躺了回去。

  顾稀倒也识趣,沉默了会就退出了房间。

  房间又安静下来,秋翊扯了扯被子蒙住头。

  心底传来一阵说不上来的感觉,像是原主在难受。

  唉,可怜的孩子啊,渣男有什么好值得难受的。

  ……

  在医院待了两天,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这两天顾稀都没再来过,倒是每顿准时有人来送餐。

  这间病房是单人间,秋翊估摸着一天的花销就几千。

  可没想到结账的时候医院还退了一万多块钱给她。

  秋翊有点懵,和收银小姐姐再三确认后才敢收钱。

  她接过账单,上边确实交了两万块。

  秋翊:“……”

  她只是普通感冒,又不是做手术。

  她不喜欢欠别人什么,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去。

  “喂?你有病吧你,我又不是要死了交那么多钱干嘛?”

  ——嘀,人设崩坏,扣除20金币。

  顾稀笑了笑,也没生气,“当时太急了嘛,那剩下的钱就当是请你吃饭了,我这有点忙回聊。”

  秋翊无语,为什么只要是跟这人扯上关系的事都得损失她宝贵的金币。

  带着满腔怨气走出医院,却不料,迎面撞上两个熟人。

  林秋奕和沈以邢!

  秋翊在看到林秋奕的那一刻,她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像,真的太像了,如果穿的一样,完全能以假乱真。

  六目相对,秋翊好似看到林秋奕愣了那么一下,而后那表情就跟看见鬼一样。

  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她没想太多,因为手臂已经被沈以邢拉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