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书楼吧 > 快穿之渣男他玩不起 > 第二十八章:结束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楼吧] https://www.shulouba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今天是除夕,明天就是春节了。

  广城是个大城市,经济的主力还是靠着外乡人撑起来的。

  过年期间,街边空荡荡的,没有一丝年味。

  整座城市就像是一座空城。

  沈以邢本来还想,今晚带秋翊回老家吃顿饭,顺便和爷爷商量一下结婚的事。

  看来又要推迟了。

  自早上醒来,他心里就觉得慌得很,很不安,他讨厌这样的感觉。

  这次,他一定要把林秋奕送进去,让她再也出不来。

  ……

  秋翊做了个很长的梦,梦里她回到了现实中。

  周围的一切都很真实,真实到她觉得重生这件事根本就没有发生。

  系统是假的,沈以邢是假的,林俟与是假的,什么都是假的。

  她回了趟老家,和爷爷奶奶吃了顿饭。

  那种温暖的感觉,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了。

  后来,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道机械音。

  她才发现,原来眼前的一切才是假的。

  爷爷奶奶早就不在人世了。

  当知道这是假的时,眼前的景象开始褪去,画面一转,就变成了纯黑色。

  隐隐的痛感逐渐袭来,意识逐渐回笼,她越发清晰的感觉到身上的痛。

  手断了,这是她醒来的第一时间作出的自我判断。

  周围还有几个人叽叽喳喳在吵个不停。

  耳朵都要炸了。

  “系统,我现在在什么地方?”秋翊不敢睁开眼睛,也不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

  “放心吧,现在很安全,给你屏蔽了50%的痛觉,痛感应该是没那么强烈的。”系统说。

  秋翊没说话,半信半疑地睁眼,这次系统没骗她,也还算是安全吧。

  至少没有人用枪指着她的脑门。

  她身边站着几个高大的猛男,一看就身手不凡的那种。

  这里像是一间仓库,光线很暗。

  空气很难闻,带着一股霉味。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身上。

  她被绑在一张椅子上,浑身都是鲜红的血。

  按照这个出血量估计是离死不远了吧,但她居然还活的好好的。

  “是要死了,给你续了一个小时的命,在这一个小时内没有完成任务就算任务失败。”系统这次的声音不似平时那么轻松,好像很严肃。

  这让秋翊也不免有些担心,要是任务没有完成,不知道惩罚是什么。

  “惩罚就是永远剥夺重生的权利。”

  “行吧。”

  就在这时,高跟鞋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秋翊循声望去。

  她不用猜都知道来的人是谁。

  林秋奕走了进来,她还是那一身白色大衣,很高贵,但没有了以前那种知性清纯的气质。

  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浓浓的……冷意。

  让人看她一眼就起鸡皮疙瘩。

  秋翊不得不提高警惕,这女人比在场的所有人都危险。

  那是一种属于猎物的警觉,她现在就是别人手里的猎物,被尖锐里利爪压在地上动弹不得猎物。

  林秋奕站在她面前,以一种审视的姿态在她身上来回打转,就像是捕猎者在欣赏自己的食物,想看看她死前最后的挣扎一样。

  她被看得很不舒服,心脏在狂跳。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对方开口说话时不要说任何话来激怒对方。

  她的方法是有效的,很快,林秋奕就收回了目光,淡淡说了句,“真像。”

  秋翊没回答,这是屁话,不像的话当初沈以邢又怎么可能找到她。

  “这都不死,你命真大。”林秋奕笑了笑。

  秋翊就当她这是在夸人了,不是她命大,是系统本事大。

  “嗯,我就喜欢你拍马屁的样子。”系统很满意。

  秋翊内心翻了个白眼,现在不是跟系统斗嘴的时候。

  “那说明我命不该绝,没有看到你进局子的一天我都舍不得闭眼呢,阎王不收我。”她弯了弯嘴角,扯动了脸上的伤,痛得她倒吸一口冷气。

  “哼,那估计你是看不到了,我说你今天走不出去这个门,你信不信。”林秋奕说。

  “我信。”秋翊毫不犹豫,一丝怀疑都没有。

  对方对她的回答显然有些惊讶,可能是没想到她能这么直接吧。

  开玩笑,她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了,怎么可能走的出去。

  “你知道我今天把你抓来是因为什么吗?”林秋奕继续道。

  “你抢男人抢不过我呗。”秋翊说的漫不经心,话虽直接,但一针见血。

  语音刚落,对方猝然一个巴掌甩过来,秋翊猝不及防挨了一下。

  没什么感觉。

  但嘴角破了,殷红的血顺着嘴角流下来,相比身上这些血,这点血显得有点微不足道。

  秋翊用舌头顶了顶伤处,脸色冷了下来。

  她兴致来了。

  “你没吃饭吗?就这点力?”她嗤笑一声,满脸不屑,要不是腿绑着,她都想翘个二郎腿。

  现在的她好似比林秋奕更像个疯批。

  对方脸色黑得跟锅底似的,秋翊瞄了一眼她拽紧的拳头,挑了挑眉。

  “怎么?不会真没吃吧。”

  “林秋翊,抓紧时间多说几句吧,因为等会你就说不出来。”林秋奕脸上的怒火肉眼可见的消散,转为变得阴冷无比。

  那是一种绝对自信的眼神,秋翊就算有把握能在任务完成之前把人教训一顿,几率也够悬。

  手上的绳子被她解开了,秋翊真佩服自己,一只手断了还能有这骚操作。

  林秋奕带着她的人走出了仓库,周围安静了下来。

  只有那扇抽风机嘎叽嘎叽的吹着。

  现在是脱困的好机会。

  身上的束缚没了,秋翊终于松了口气。

  仔细观察了身上的伤口,手断了,肩膀有一处开放性伤口。

  衣服上的血迹应该就是拜它所赐。

  这间仓库只有一扇门,逃不了,只能等。

  既然已经到最后任务最后了,沈以邢应该也要出现了。

  秋翊不急,她没有再坐在凳子上,而是坐在一个角落里,那里才最舒服。

  不久后,她没等来沈以邢,倒等来了警察。

  外面很是吵闹,她就知道,好戏要开场了。

  不知道是哪边开了枪,紧接着越来越密集的枪声。

  就连秋翊心理这么强大的人都有被吓到,明明这个世界是法治社会,愣是给她一种绝地求生的即视感。

  枪声持续了几分钟,终于停下。

  秋翊松了口气,这时,门外的脚步声响起,她一下警惕起来。

  下一秒,她就看见沈以邢的长腿一脚踹开了房门。

  他如天神降临一般跑到自己身边,秋翊好似都能看到他身上笼罩的金色光芒。

  熟悉的味道重新窜进鼻腔,那是让人心安的味道。

  沈以邢好像有种魔力,能抚平她心理那点不安的情绪。

  他想将她抱起来。

  秋翊看到他手伸过来了,有那么一刻,她也想拥上去。

  但是,他身后被警察制住的林秋奕猛地挣脱桎梏,从大衣里掏出一把手枪。

  秋翊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气力一把推开了沈以邢,子弹穿过她的胸膛。

  没有想象中的疼,这是她脑子里第一时间冒出来的想法。

  意识逐渐朦胧,眼皮越来越重。

  她隐隐约听见沈以邢喊了她的名字,用那种撕心裂肺的声音。

  好似只要是个人都能感觉到他那种撕心裂肺的痛。

  终于结束了,秋翊想。

  就是今晚的年夜饭还没吃到,有点遗憾。

  ……

  意识海。

  秋翊的身体逐渐在沙发上显现,她顺手摸过桌上的手机。

  “还有多久前往下一个世界?”

  “一个小时。”系统道,“本世界‘总裁的替身情人’已结束,总共获得1000金币,已全数移交上部。”

  秋翊点开游戏,继续问:“上部帮忙救林俟与是吗?”

  “是的。”

  “那就行,来吧,两局游戏结束前往下一个世界。”

  “嗯,我去叫另外两个兄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