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书楼吧 > 快穿之渣男他玩不起 > 第三十八章:外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楼吧] https://www.shulouba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去哪,就带小景出去逛了逛,买了串冰糖葫芦。”秋翊起身穿好衣服,回答道。

  “嗯。”时临渊抿了口茶。

  秋翊为了不让气氛再次尴尬,随口问了句他说要办的事进展如何。

  语音刚落,对方脸色瞬间冷了下来,紧蹙的眉头让她一看这事就不简单。

  时临渊沉默了会,道:“非常棘手。”

  他没有丝毫避讳,其实也没什么不鞥呢说的。

  大概就是天帝让他来凡间处理点旧事,没想到却牵扯出别的事情来。

  秋翊见他那副模样,也没打听到底牵扯出什么事。

  这种时候,闭嘴往往是最好的。

  知道的越多,反而越危险,她一直是怎么觉得的。

  时临渊这天都没再出去,脸色整天都是出于绷紧的状态,搞得秋翊都不敢跟他搭话。

  也不敢跟他说今晚想跟时景睡的事。

  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要说的时候,对方却督她嘱快些睡觉了。

  她无奈之下只好躺下。

  刚开始,她就察觉到今晚的时临渊不对劲,不似前一晚那么放松。

  就好像有什么危险在逼近,他要时刻警惕一样。

  秋翊被这氛围搞得也不由地紧张起来,但最后熬不过睡意,脑袋一歪,睡了过去。

  窗户没有关,皎洁的弯月发出银白色的亮光从窗户照进来,洒在地板上。

  今晚安静的有些可怕。

  没有虫鸣,只有从窗户吹进来的凉风。

  秋翊睡梦中好像掉进了一个冰窖一样,冷得她缩了缩,往热源靠过去紧紧抱住身边那人的腰身。

  时临渊看着钻进他怀里的娇小人儿,本想伸手推开,可下一秒,又给人掖了掖被子,抬手一挥把窗户关上。

  夜越来越深,时临渊觉得今晚不会有事时,细小的敲门声响起,而后,时景的身影出现在房间里。

  “我闻到妖气了。”

  时景的一句话让时临渊原本的睡意驱赶的干干净净。

  他现在已经到了连妖气都闻不到的地步了吗?

  “现在在何处?”时临渊轻轻推开秋翊,翻身起床。

  时景脸色很沉重,不像是一个孩子该有的表情。

  “在……”他正要开口,突然一阵狂风把紧闭的窗户吹开!

  两人面色一沉,齐齐看向那边。

  月光又洒了进来,只是,周围的景物颜色异常奇怪。

  时临渊两人对视一眼,暗道不好,迅速转头看向床边。

  空荡荡的床上,秋翊不见踪影。

  “不好!快追!”时景瞬间扑向窗边,小小的身影消失在月光下。

  时临渊攥紧了拳头,紧跟其后。

  ……

  秋翊不知道自己睡了一觉就差点送了命,醒来的时候时临渊和时景都围在她床头,她吓了一跳。

  这场景让她想到了以前看过的一个表情包。

  唐僧和他的三徒弟围在屏幕前说‘你醒了啊’。

  有那味。

  “你们……”怎么都一副哭丧的表情,她愣住。

  两人明显松了口气,时临渊还好,时景都吓的瘫在地上了。

  “怎么了?”秋翊还是懵的,她不过是睡了一觉,怎么一个个的表情就跟她死了又活了一样。

  时临渊淡淡解释道:“昨晚你被妖怪抓走了。”

  秋翊瞪大了双眼,她?被妖怪抓?在两人眼皮底子下?

  “系统,你说时临渊这个无妄帝君是不是挂名的?我感觉他武力值不高的样子。”秋翊在脑中和系统说。

  “他要死了。”系统说的很淡定,秋翊觉得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你说什么?”她再次确认了一遍。

  “时临渊要死了。”

  秋翊怔住,艹!系统不剧透还好,一剧透就这么劲爆的吗?

  “你应该知道骗我是什么代价吧。”

  系统:“你看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秋翊沉默了。

  现在她被妖怪抓走这个事都好像变得无足轻重。

  时临渊见她面无表情,以为事吓坏了,便开口安慰道:“无事了,以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

  秋翊回神,这时才注意到时临渊的表情,比平时更苍白了。

  任务对象要死了,那这个世界……

  ——嘀,任务已更新,救下时临渊。

  任务更新,这也是秋翊的想法。

  “嗯。”秋翊没有多说,淡淡应了声。

  三个人各怀鬼胎,谁都没有再说话。

  从那天起,时临渊就再也没有出去过。

  三人天天呆在客栈,秋翊很想问一句,什么时候回竹阁,但又想,时临渊都没有说回去,她又急什么?

  就是,她感觉时临渊的身体正在一天天的衰弱。

  像是将死之人。

  秋翊算是信了系统的话。

  时临渊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你能不能透露一点,要怎么救他?”秋翊看了眼坐在案台那正在认真看书的时临渊。

  “你很快就会知道的,也不急于一时。”

  系统每次这么说,她都能闻到一丝狗血的味道。

  希望不是她想的那样。

  但每每她这么想的时候,事情都会朝她想的那个反方向走。

  近日的生活回归平静,虽然上次他们俩说她是被妖怪抓走,但她毫无意识,也没什么可怕的。

  倒是时临渊,每天警惕的跟拿什么一样,时景也是。

  秋翊有时还会想他们是不是小题大做了。

  但事实证明,不是。

  今早上的时候,时临渊收到了一条传音,而后就又消失不见了。

  刚好今天又是百姓们说的那个花灯……

  待了好几天客栈的秋翊疯了,憋不住了。

  这和你去旅游待在酒店有什么区别。

  秋翊朝正在研究他刚从院子里挖回来的土的时景使了个眼色。

  时景不明所以。

  秋翊再次使眼色,嘴巴都快努到窗子边了对方还是没有明白。

  她索性跑过去把窗户打开,外面那些大姨大妈的巨大嗓门声传了进来。

  时景这才明白,是秋翊想出去玩了。

  时临渊走时虽没说过不能出去,这几天也还算是太平。

  他陷入了沉思,自己好不容易来一趟凡间总不能什么空手而归吧。

  在纠结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大不了提高警惕,保护好秋翊。

  “今晚一定要跟紧我。”时景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