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书楼吧 > 快穿之渣男他玩不起 > 第三十九章:迟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楼吧] https://www.shulouba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今晚一定要跟紧我。”时景说。

  秋翊点头,没放在心上,让小孩子这么说,感觉怎么来怎么变扭。

  当晚,俩人准备了一番便出了门。

  外头是真的热闹,相比于上次来说。

  为什么叫花灯节都是有原因的,街边到处挂满了灯,各式各样,五彩缤纷。

  秋翊被震撼到了,和最朴实的夜景相比,现代的都市夜景又算得了什么。

  “小景,你上次说要买什么?”她扯了扯时景的小手,问道。

  “糖果。”

  秋翊才想起来,时景好像对上次那个喜糖情有独钟。

  找了几家店铺后,终于找到了同款喜糖,秋翊付了钱,带人离开。

  这种灯会虽然热闹,但不好的一点就是挤。

  好几次俩人都差点被挤掉。

  秋翊把人拽紧了些,生怕下一秒两人就一个在人群中一个在人群外了。

  “我们回去吧。”时景也受不了了,事实证明还是在客栈睡觉来的舒服。

  秋翊应下,等俩人好不容易挤出了人群,终于松了口气。

  这段路相比于前面那条街就没有那么繁华了,街上是不是路过几个行人,完全没有过节的热闹气氛。

  秋翊一开始还没察觉到异常,直到发现走着走着,时景不见了。

  周围行人迅速跑开,她想找个人问问都还没来得及。

  她停下脚步,开始观察起周围环境来。

  “系统,掉坑里了吗?”秋翊脸色一沉,攥紧了衣袖。

  “看样子是。”

  秋翊再次环顾四周,行人没有了,话语声也没了。

  没有声音,说明掉进了结界里。

  周围逐渐安静下来,静的很诡异。

  不知道从哪吹来一阵风,吹得街边的路灯摇曳。

  那路灯很昏暗,根本看不清路面,秋翊现在能做的就是等。

  等那个引她来这了的人。

  这还是她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在有意识的情况下独自面对危险。

  有点慌乱。

  “你冷静点,等会有危险你就跑就是了。”系统安慰道。

  秋翊无语了,这可是玄幻世界啊,跑也要跑得掉啊。

  别人挥一挥袖子你就不知道飞哪去了。

  她没理系统,继续等待。

  紧张的氛围总是会让人觉得时间过得很慢。

  滴答滴答,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安静环境里终于有了声音。

  秋翊没有回头,身后是嗒嗒的脚步声,像个男人。

  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声音都显得异常诡异。

  那脚步声停在她身后不远处,没有说话,也没有对她做什么。

  秋翊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心情和进考场时是一模一样的。

  冷汗浸湿了后背。

  “好久不见。”

  男人的声音带着点独特的沙哑,秋翊心里咯噔一下,为什么现在她还有心思想这个?

  不应该想想他为什么会说好久不见吗?

  这人应该是认识秋翊的。

  她没说话,鼓起勇气转过身去。

  抬头的那一瞬,她就愣住了。

  眼前的男人一身红衣,浑身充斥着肆意张狂。

  她心道完了,这是遇到反派了吧。

  电视剧里不是只有反派才会穿得这么妖艳的吗?

  红衣男人勾唇一笑,走近了些。

  秋翊一惊,战术性后退,“你……”

  “几百年不见就不认识本君了?”迟晏微笑着说。

  这个微笑很危险,秋翊察觉到,又后退了几步。

  “你想干什么?”她沉着脸问。

  虽然不知道这人到底是谁,知道他认识自己应该不会再对自己做出点什么。

  在她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对方脸上的笑意逐渐收敛开始变得很……深情?

  “翊儿。”他梗了一下,“跟我走吧,时临渊不值得你这么做。”迟晏道。

  秋翊没有急着回话,心想这剧情不就直接送上门了吗?

  还不用自己查,免费工具人给你解答。

  她整理表情,道:“他值不值得不是由你说了算的。”

  想要套出他嘴里的话就必须按照他的话接下去。

  果然,对方急了。

  “沈秋翊!你知不知道……”

  “知道什么?”秋翊问。

  迟宴顿了顿,语气弱了些,“时临渊他要死了。”

  “我知道,所以我才更要陪在他身边!”秋翊假装吼道。

  但有人吼的比她更大声。

  “那你知不知道你就是唯一能救他的人?他要你死你知道吗?”

  秋翊惊了,这她还真不知道。

  她沉默了,表情有些难以置信。

  果然,系统的话不可信,狗血虽迟但到。

  迟晏见她怔愣,觉对方肯定是伤心到要晕厥了,顿时对自己冲动说出的话后悔不已。

  “对不起,翊儿,我带你离开,你想要什么只要我办得到我都给你!”

  秋翊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神来,被迟晏使劲摇晃眼神才聚焦。

  “我不信,我不会跟你走的。”她掰开对方的手,后退了几步。

  她这么说,也是为了对得起这盆狗血。

  现在已知眼前这人是原主的追求者,但这原主眼里只有时临渊,所以现在这追求者知道了真相,要带她私奔!

  在她出神之际,对方二话不说拉着她就走。

  秋翊踉跄几步险些摔倒!妈了个巴子,这个举动惹毛了她。

  “放开!”她一把甩掉对方的手,脸色瞬间冷下来。

  迟晏怔住,神色暗淡下来。

  “翊儿,你为了他连命都不要了吗?”

  “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谁都有可能害我,但是时临渊不会!”秋翊道。

  “翊儿!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他和天帝串通好了!你以为天帝答应你嫁给时临渊真是为了你好吗?他不过是……”

  碰——

  一道强劲的掌风挥过来打断了俩人的谈话。

  迟宴脸色一变,揽过秋翊的腰闪至一旁。

  秋翊都还没反应过来,再睁眼时,刚刚他俩站的地上就出现了一道裂痕。

  她吓到拍拍胸脯,心道好险,要是刚刚没有躲掉,现在就已经是死人了。

  “时临渊。”迟宴站定后放开秋翊,望着一个漆黑的方向,神色凝重。

  秋翊疑惑,看向他看着的方向。

  片刻后,一高一矮两道白影从昏暗的街角走出来。

  还真是时临渊。

  时临渊看起来状态不好,即便是在这种光线下都能看出来那颤抖的手,还有强撑着不倒下的身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