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书楼吧 > 快穿之渣男他玩不起 > 第四十章:反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楼吧] https://www.shulouba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破这个结界恐怕都废了他半条命,雪上加霜了啊。

  又加速了时临渊的死亡。

  这可给她加大了工程量。

  不知道她最后还能不能留个全尸是真的。

  时临渊走了过来,手里捏着法诀,一闪一闪,发出淡淡的光芒。

  “秋翊,他的话不可信。”时临渊沉声道。

  秋翊好像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一点慌乱感,他们几人中谁说慌谁没有说谎,她还是分得清的。

  但现在她还是得要顺着时临渊的话说下去。

  谁让他是任务对象呢。

  “帝君!”

  秋翊大喊一声,带着委屈的哭腔就要朝时临渊奔去。

  迟宴脸色一变,一把扯过秋翊的手臂揽在怀里。

  “翊儿,你会死的!”

  “你住口!”秋翊奋力挣扎,奈何对方的力气贼大!

  时临渊沉脸挥出一道灵力,迟宴轻松化解。

  “放开他。”时临渊几乎是咬着牙说完的这几话。

  迟宴笑了,笑的得意又张狂。

  “放开?时临渊,几百年前本君就放过一次,从今往后,绝不放手。”他继续道,“上回让你救了回去,这次,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秋翊这才知道,原来上次他们说自己被妖怪抓走,就是被这人抓走啊。

  时临渊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攥紧拳头,这种无力感真是抓心挠肺。

  “迟宴,与其在这大放厥词,不如回去管好你的妖界。”

  “时临渊,本君的事还轮不到你管。”

  迟宴不知道什么时候幻出一柄长剑握在手里,森冷的剑气冻的秋翊哆嗦了一下。

  气氛剑拔弩张,只要一人先动手,必定有场血战。

  在这场血战里,时临渊绝对是败的一方,这是事实。

  秋翊可不想让他就这么死了,不然任务还怎么做啊。

  要是时临渊死了,她也回不去了。

  ——嘀,劝架。

  任务更新,系统居然没有像往常一样念那么长。

  “这又不是你发布的?”她问。

  系统:“不是,应该是小任务,没有bug也没有惩罚。

  秋翊点点头,算是悟了。

  周围的气氛只是短暂的缓解了一下,又紧张起来。

  这次时景也隐隐有加入战场的举动。

  他手心泛出一道微光,小小的脸色拉着,冷冷的。

  秋翊内心打定主意,调整好情绪,深吸一口气。

  她演戏的时候到了。

  “好了,都住手吧。”

  语音刚落,三人齐齐看向她,那时时准备进攻的灵力也瞬间消失。

  周围随之暗了下来。

  “你叫迟宴是吧。”秋翊转身对着迟宴问道。

  迟宴被问懵了,有些难以置信。

  “你……”他一时语塞,梗住。

  秋翊苦笑了一声,道:“不瞒你说,以前的很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我不记得时临渊以前是怎么对我的,我也不记得你以前是怎么对我的,我只知道我现在是时临渊的妻子,即便他要仙逝,那我也陪他,即便他要我的命,我也给他。”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迟宴看她的眼神就跟看个神经病一样。

  秋翊心道她也没办法啊,谁让她现在的人设那么狗血呢。

  要是不继续下去,很难收场,难道正要打起来才是最好的结果吗?

  时临渊也惊呆了,愣愣地站在原地,同时,心底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自责感,很是难受。

  秋翊见迟宴不说话,以为对方被自己的话唬住了,便逐步往后退。

  而后,转身大步走向时临渊。

  他们之间也就几步路的距离,但秋翊觉得周围的时间都好像被放慢了无数倍一样。

  在看到时临渊瞪大双眼扑向自己,短短数秒,他好像看清了整个过程。

  说来也是可笑,她脑子第一时间竟然不是为什么迟宴要朝自己动手,而是发现时临渊的颜值是真的能打。

  这么拉胯的表情在他脸上都能美出一番姿色。

  是时临渊身上的味道把她唤回了神,又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味道。

  她忘记在哪闻到过了。

  清醒过来后,周围的一切声音都好像离她很远。

  扑在她身上的身躯逐渐失了力,越来越重。

  秋翊不得不抱紧了他缓慢蹲坐在地上。

  短短数秒的时间,漫长到好像过了一生。

  时临渊的身体在她怀里逐渐冰冷,那双幽深的眸子依旧看着她。

  那眼里的意味道不明。

  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是怎么样的,但绝对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直到时景大叫了一声,她才缓过神,眼角似乎流下了一滴滚烫的泪。

  伴随心脏那点微弱的刺疼。

  那不是她的反应,而是原主的。

  真有这么爱吗?她很想问。

  “爹爹!”时景跑过来扑在时临渊身上,小孩子脸上没有以往的笑容,他也哭了。

  秋翊不知道的是,就连抱着时临渊的手都在颤抖。

  她回过头去看罪魁祸首,那一身红衣站在昏黑中,看不清表情。

  秋翊脸色冷的能掉出冰碴子,她把时临渊放在地上,缓慢站起身。

  突然觉得现在她要是不做出点什么,都对不起迟宴这一掌。

  “为什么?”她问。

  冰冷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连她自己都没发现,现在的她,到底有多吓人。

  迟宴沉默,那双隐藏在黑夜里的眸子好像在说,他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跟我走吧翊儿,我求求你了。”

  秋翊冷着脸又问了一遍。

  “为什么?”

  “因为他该死!”

  秋翊冷笑一声,“该死?”她现在超级想说一句,动她任务对象,后果很严重。

  “系统,帮我屏蔽掉痛觉吧,我现在手痒,想干架。”

  系统有些惊讶,“你疯了吗?你现在的身体可不允许你这么做,会死的。”

  秋翊当然知道,只要一运功小腹救疼得厉害。

  “没事,屏蔽吧,我有分寸,死不了。”

  系统拗不过她,只能照做。

  片刻后,秋翊试着运起灵力,确实没感觉了。

  好家伙,好戏开始了。

  她缓步朝迟宴走过去,右手一挥幻出一柄长剑,长剑泛起丝丝光芒,照亮了昏黑的路面。

  迟宴惊了,“你停下!”他喊道。

  秋翊从他的反应中能看出来,这家伙一定知道她的身体状况的,他知道对她出手时临渊会救她。

  所以他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时临渊,他算准了时临渊会出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