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书楼吧 > 快穿之渣男他玩不起 > 第四十一章: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楼吧] https://www.shulouba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只是没算准秋翊会因此不顾自己的身体而贸然动用灵力。

  秋翊还在继续往那边走,脚下越来越快。

  在走到迟宴面前时,二话不说一剑挥过去!

  迟宴没有还手,硬生生挨了一剑,摔至一旁。

  秋翊紧握长剑,走到他身前,森冷的眼眸俯视地上的蜷缩的人。

  “迟宴,我也是那句话,我的事不用你管,你也没资格管,几百年前不用你管,几百年后亦是如此,我劝你还是回妖界好好当你的妖神吧。”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走到一半突然想到了什么事,回头又补了一句。

  “以后要是再让我看到你,就不止是一剑了。”

  迟宴一脸的难以置信,看着那个决绝的背影好似一个陌生人。

  以前的秋翊不是这样的。

  天帝真的狠啊,对自己女儿也能下这样死手。

  “翊儿,你真不后悔吗?”

  秋翊扶住时临渊的动作停住,同时翻了个白眼,妈的,这人真烦!

  “我他妈刚刚怎么说的你是没耳朵听是吗?”她转身瞪了一眼迟宴。

  迟宴愣了一下,不再说话。

  秋翊终于能安心带人离开。

  回到客栈已经子时,时景挥手点亮房间里的灯。

  秋翊轻轻将人放在床上,此时,她犯了难。

  她知道能救时临渊的人只有她自己,但是她不知道怎么救啊。

  “说吧,怎么救?”秋翊对着时景说。

  这时景肯定是知道点什么的,小孩子的眼神藏不住东西。

  “还未到时机。”

  “时机?救人还分时机?再不救你爹就要死了。”秋翊说。

  时景默默垂头,用沙哑的声音小声道:“其实我不想让你救他,迟宴说的没错,你会死。”他顿了顿,继续道:“以前我觉得死了就死了,现在……”

  他抬头看了看秋翊,不语。

  秋翊笑了,什么玩意,难道还处出感情了吗?

  她不过是一个任务工具人罢了,这种事,没必要。

  “好了,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

  时景还是摇头,不愿意。

  这时,系统突然说道:“我有办法。”

  秋翊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您请说。”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肚子疼吗?那是因为你肚子里有个莹珠,那东西能就时临渊。”系统解释道。

  秋翊不管什么珠不珠的,她只想知道怎么操作。

  之后,系统把操作方法输入她的脑子了。

  秋翊刚想施法,手臂就被一只小手拦下了。

  “不行!”

  时景眉头蹙的很深,有点大人的模样。

  秋翊摸摸他的头,道:“行了,我有分寸,你先出去吧。”

  时景没有动,摆明了不想她这么做。

  她没办法,只能将人敲晕了放在一旁。

  床上的时临渊脸色越发苍白,要是再不快点,恐怕今晚都熬不过。

  “系统,你可别骗我啊,到时候我把任务对象治死了你得陪我一个啊。”

  系统百分百可肯定这次绝对没有骗人。

  秋翊这才放心施法。

  半个时辰后,她额前冒出冷汗,虽然不疼,但是灵力的透支会使身体越发越累。

  她强行撑着不不倒下,要是现在放弃了,就等于前功尽弃。

  可两个时辰后,时临渊还是没有一点醒来的迹象。

  这下,她急了。

  “系统,你确定吗?”

  系统不敢回话,又回去仔细翻遍了资料,再次确认方法没有用错。

  所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再坚持一下。”系统说。

  还坚持?秋翊觉得自己再坚持下去就要魂飞魄散了。

  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三魂七魄有晃动的感觉。

  虽话是这么说,但手上也就没有松懈,源源不断的灵力从手心输进时临渊体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支撑不住,晕死过去。

  或许是她的错觉,在意识消散的那一刻,隐隐听到有个声音在她耳边说了句。

  “怎么那么傻……”

  傻?我还不是因为你是任务对象,要你不是任务对象你看我理你吗?

  骂完这一句,便晕了过去。

  时临渊看着倒在床沿的秋翊陷入了沉思。

  这时,时景也醒了过来,在看见时临渊的那一瞬,惊讶地叫出了声。

  “爹爹!”

  时临渊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时景便识趣地闭了嘴,默默走出了房间。

  随着房门关上,房间里又安静下来。

  窗户又没关,一眼看去,就看到天边泛起的隐隐肚白,天亮了。

  时临渊叹了口气,把秋翊抱上床。

  “你这又是何必,信了迟宴的话不好吗?一走了之不好吗?都知道真相了为何还不躲的远远的呢,你这样,我该如何下得去手。”

  安静的房间里传来低沉的喃喃声和无奈的叹息。

  ……

  秋翊做了个梦,梦里,居然又是沈以邢。

  这次的沈以邢在她梦里已经完全看不清脸了,只能看得见身上熟悉的黑色西装。

  她梦见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别墅,林秋奕又来找茬,还带了个娃回来,说娃是她和沈以邢五年前的结晶。

  秋翊都惊呆了,这种带球跑的剧情真他妈狗血。

  林秋奕想要她离开,还真拿了五个亿来砸她。

  她眼睛都看直了,兴致勃勃地把卡接了过来。

  但是下一秒,沈以邢就出现在她身后从她手里抢走了那张卡。

  急的她直跳脚。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画面一转,又到了一个类似桃源的地方。

  一大片林子都是桃林,风一吹,花瓣落在她肩上。

  好美的一副景色,只是奈何在梦里。

  这不是她去过的地方。

  她漫无目的的走啊走啊,突然,前方树下,有两个人在对话。

  好像是吵架了。

  秋翊走近了些才看清楚,那树下站着一男一女,背对着她。

  那白衣男子一看就是时临渊,那白衣女子……

  居然是她自己?

  哦,应该是原主。

  因为距离很远,所以只能听见个大概。

  什么爱不爱我,到底要我怎样做你才能爱我之类的话。

  看来又是个狗血现场。

  她怎么做梦都梦到原主以前的事了,就离谱。

  她看着看着,不知道是谁在她身后推了一把,脚下一个趔趄摔了个狗吃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