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书楼吧 > 我在横滨收集信仰 > 第25章 冤家路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楼吧] https://www.shulouba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切原赤也正在喝水,视线四处逡巡,下意识就去找星见的身影,红棕发男人出现的情景恰巧落入他的眼中。

  “噗咳咳咳——”

  凭、凭空出现!

  切原赤也瞳孔紧缩,一口水呛住不由剧烈咳嗽起来,半天没缓过神。

  “赤也,你没事吧?”柳生比吕士正在旁边,便伸手帮这个不省心的后辈顺气。

  仁王雅治站在一边说风凉话,“噗,赤也你也太逊,喝水都能呛住,这么不靠谱可怎么把网球部传承下去啊。”

  要是以往仁王雅治说这种话,切原赤也一定会急躁地跳起来,可这会儿他没有丝毫反应,只指着休息区的方向,“咳咳,那里有个人!”

  “那里不就是星见嘛。”仁王雅治转身望去,“星见你又不是没见过,不至于这么激动吧。”

  “不是,我刚刚看到有个......”切原赤也的声音戛然而止。

  大家都在训练,休息区上那里只有星见一个人在,哪里还有别人。

  网球砸在地面的砰砰声接连响起,整个网球场都洋溢着青春热闹的气息,切原赤也却狠狠打了个冷颤。

  “我刚刚明明看到有个红棕色头发的男人出现在那里啊......”

  “你看花眼了吧,外人怎么可能随便进来。”仁王雅治摇摇头。有些后援会成员太疯狂,为了避免麻烦,网球部早有规定,陌生人不能随意出入这里。

  他动态视力很优秀,怎么可能看错嘛。切原赤也将目光转向柳生比吕士,希望柳生前辈能支持他。

  柳生比吕士推推眼镜,残酷无情地打破了他的期待,“那里真的没有别人,不信你问星见。”

  这边的动静引来了三巨头的注意,真田弦一郎大跨步走过来,肃着一张老成的脸问道:“怎么回事?”

  仁王雅治当仁不让说起了前因后果,他惯爱看热闹,简单的事情到了他嘴里硬是有些变了味道,真田弦一郎黑着脸看海带头,拳头捏得咔吧响。

  切原赤也反射性绷紧了皮,大声招呼星见,希望能证明自己的清白,“星见星见,刚才你那里是不是有人在啊?”

  星见不着痕迹地和织田作对视一眼,无辜脸,“没有哦,你看错啦吧。”

  话音未落,真田弦一郎的拳头砰地砸了上去,“偷懒,还撒谎,今天训练量翻倍。”

  小海带抱着脑袋欲哭无泪,露出怀疑人生的表情。

  仁王雅治落井下石,用前辈教导后辈的口气说道:“下次想偷懒记住找个好点了理由哦。”

  “仁王,你今天训练量也翻倍。”

  仁王雅治大惊,“为什么有我啊,我今天很安分的。”

  真田弦一郎双手抱胸,“四处供火,带坏后辈,训练量翻两倍。”

  “我.....”仁王雅治还要说什么,被搭档一把往后拖去,“你可闭嘴吧,难道还想训练量翻倍。”

  一旁的海带头开始幸灾乐祸,碍于副部长还在跟前杵着,他不敢表现得太过分,但那欠扁的样子确实看得人手痒痒,仁王雅治扑到他后背,两人打闹着跑远。

  青春啊......

  织田作之助忍不住开始回忆,当初他在这个年纪的时候在做什么。

  星见身体前倾,用手捂住嘴作思考状,轻声问道:“你在想什么?”

  “这样子没问题么?”织田作看着切原少年的背影,刚才真田弦一郎那一下他看着都疼,据说现在的小孩都特别脆弱,不会留下心理阴影吧。

  “难道要告诉大家这个世界有鬼?”说出一个谎话就要用无数个谎话去圆,星见宁愿不说,也不愿欺骗身边的朋友。

  不过到底对无辜受累的赤也感到抱歉。

  唔,明天请赤也吃好吃的海鲜大餐好了。“刚才你感觉怎么样?”

  刚才星见突发奇想,往织田作的灵魂里注入了一股净化后的神格力量,第一次没有经验,竟然直接就让灵魂具现化了。

  不过时间太短,力量一撤织田作就变回原样,星见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

  织田作之助想了想,形容道:“很舒服,全身暖洋洋的。”

  织田作之助不由捂住胸口。

  他一直没有告诉星见,在遇到少年之前,他几乎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胸腔里泛上的空虚和饥饿,而就在刚才,那种折磨着他的感觉完全消失,虽然只持续片刻,却也让他重新体验到了做人凝实感。

  织田作似乎很喜欢刚才那样啊。星见眨眨眼,决定晚上再试试,争取能让织田作多出现几分钟。

  太宰治来接星见的时候,网球部还在训练,知道星见的处境不太妙,幸村精市强压下担忧将人送到校门口。

  相比起来真田弦一郎就要淡定很多。

  真田道场作为神奈川军警培训基地之一,学生故友遍布神奈川警界,真田弦一郎很清楚武装侦探社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而且福泽谕吉年轻时期曾经请教过真田老爷子剑术,两人算是忘年交,真田弦一郎曾见过对方出剑,快如闪电,强大到他难以形容。

  有福泽谕吉护着,起码在横滨地界,没有人敢招惹星见。

  见小伙伴们各种思虑,星见特没心没肺地安慰,“哎呀,不要担心呀,要出事早就出了,哪还能等到现在,太宰可是很厉害的。你们回去训练吧,我走啦!”

  他挥一挥衣袖,走得极为爽快,徒留几人在原地无力扶额。

  ...

  “大叔,我回来啦!”

  刚到门口星见就迫不及待朝屋里喊去,一边还邀请太宰治进去坐坐,安静的庭院因为他的回归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

  小孩儿第一天上学,福泽谕吉早早就回家等着。

  剑士性格内敛,也问不出上学怎么样,有没有受委屈这样贴心的话来,不过他不问,星见就先叭叭叭说开了。

  什么立海大的那棵垂枝樱枝繁叶茂,想来明年花开之后必定极其壮观,什么班里的同学都很热情,有人上课竟然能边打呼边跟着读课文,很神奇。

  还有网球部特别好玩,网球部的后援会简直震撼之类的。

  星见说的很多场景太宰治从监控中也看到了,明明平淡无奇的事情,经过星见的口说出来一下子妙趣横生起来,听得他都忍不住怀疑,他们看到的是不是同一个东西。

  福泽谕吉松了口气。过得开心就好。

  乱步的目光凝在星见头上,星见见状,晃着高马尾炫耀道:“看,我是不是很帅气。”

  “不好看。”乱步不太高兴,指着淡黄色的发带说道:“这是女孩子的发带。”

  “女孩子的发带也不影响我的帅气啊。”新发型没有得到认可,星见直哼哼,“你这个不懂欣赏的家伙,哼!”

  眼看两人说着说着又要互挠,福泽谕吉上前将两人分开。

  见太宰似乎和大叔有事情要谈,星见便先回房间写作业。

  做作业,可真是个新鲜的体验。

  星见趴在书桌上,侧着脸看背后灵先生,少年精致的面孔笼罩着暖黄的光晕里,美得越发不像真人,“你惦记的朋友,是太宰吧。”

  “是啊。”这个少年通透敏锐,会察觉到他和太宰的关系织田作之助并不感到意外。

  “那你想见他吗?”

  刚才他们实验过了,神格的净化之力确实能帮助灵魂恢复成实体,至于这个状态能在人前维持多久,就要看灌进去的神力有多少了。

  织田作如果想要太宰看见他,对星见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

  织田作之助却迟疑了,“不,还是和尸魂界接触之后再说吧。”

  就像星见在不清楚尸魂界虚实的情况下选择隐瞒福泽阁下一样,他也不希望自己把好友拉进未知的危险中。

  星见理解地点点头。

  太宰如果知道世界上还有灵魂这种存在,一定会变本加厉地作死吧。

  想到绷带精疯狂切割自己灵魂的画面,星见连忙甩头。

  太惊悚了,还是先瞒着吧。

  “我今天特意观察过,我们教室和心理辅导室的直线距离不超过一百五十米,如果你觉得无聊了,可以去找太宰玩啊。”

  你确定会有人喜欢看不见的灵异存在杵在自己身旁?知道少年是好意,织田作之助便点头答应下来。

  正好,他也担心太宰玩闹心一起,对学生没了分寸。

  第二天,星见醒来看见乱步站在自己床边,手里拿着一根发圈,他揉着眼睛问:“你干嘛?”

  乱步把发圈递给星见,认真叮嘱道:“用这个扎头发,记得把那个发带还给人家。”

  干嘛这么郑重,发带不用你说我也会还的。

  星见嘀咕归嘀咕,不过去学校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淡黄色的发带还给小野百合。

  他不知道的是,等他离开,小野百合就被几个女生软硬兼施地带到了无人的洗手间里。

  星见最擅长的就是自得其乐,不管身处哪里,他总能找到有趣的事情,学校生活丰富又单纯,星见很快就过得如鱼得水,简直不要太开心。

  有天他竟然听到有同学给他和太宰治成立了后援会。

  星见给柳莲二吐槽,“我就算了,毕竟这么可爱又好看的我被喜欢是理所当然的,不过喜欢太宰真的没问题吗,我可是好几次都看到有学生哭着从心理疏导室跑出来。”

  这么臭不要脸的话只有星见能说得这么理所应当。

  柳莲二唇角翘起,“太宰先生可是很受同学们欢迎的,他可是同学们心中阻止了好几起惨剧发生的英雄。”

  柳莲二曾经在医院见过太宰治几次,习惯了太宰先生这个称呼,即使到了学校也没有改过来。

  “诶,真的吗?”星见双眼发亮,摆出吃瓜标准姿势,“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快告诉我吧莲二~”

  作为数据达人,立海大的事情少有能逃得过柳莲二的耳目,他便给星见讲起太宰治这段时间的丰功伟绩。

  星见化身呱呱兽,柳莲二每说完一段他就呱呱鼓掌,超级捧场。

  两人边说边往网球场走去,路过小树林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传出尖利的女声,“......你这个贱人,你怎么还有脸出现在学校里!”

  两人对视一眼,不禁锁紧了眉头。

  树林里,几个女生正围着一个瘦弱的身影使劲踹,边踹边骂,被打的人抱着脑袋蜷缩在地上一言不发,从星见的角度,只能看到那人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青紫的伤痕。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一向温文尔雅的柳莲二难得动怒,一声厉喝成功让施暴的几人住了手。

  “我们的事轮不到你来管,劝你不要多管.....”为首女生恶狠狠回头,看到来人后出口的呵斥硬生生憋了回去,换上了一副笑脸。

  “是柳君啊,那个,这个贱......这个女人偷了我们东西,我们气不过就教训了她几句。”

  网球部正选是立海大的风云人物,威信很高,这几个女生不想惹麻烦,便好言好语想将人劝走。

  星见眸色冷淡,“就算她偷了东西,也应该由老师或者警察来处理,谁给你们的胆子让你们伤害自己的同学?”

  为首女生狡辩道:“她这种人根本教育不好,只有疼痛才能让她长点记性。”

  星见的嗓音仿若结了冰渣子,他不在这里争辩,只道:“既然偷了东西,那就报警吧,到时候到底是偷窃案还是校园暴力案,就交给警察来处理。”

  几个施暴的女生急了,她们不过是仗着人多在校园里耀武扬威,哪敢真的招惹警察,当即便匆匆道歉后一哄而散。

  柳莲二扶起地上一动不动的女生,“你没事吧?”

  长发散开,两人这才发现这个受人欺凌的女生竟然是同班同学小野百合。

  她身上满是脚印和伤痕,连清秀的脸上都带着青紫,整个人狼狈无比。

  见眼前之人竟然是柳原君,小野百合匆忙扒拉下散乱的头发遮住脸,似乎这样对方就看不到她的狼狈。

  星见和柳莲二对视一眼,放柔嗓音又问了一遍,“你没事吧,小野百合?”

  女生浑身一颤,发白的手指攥紧了衣角,依旧低着头一言不发。

  柳莲二问道:“有哪里不舒服吗,我们送你去医院吧。”

  女生摇头。

  除了表示拒绝,她再没有任何回应。

  星见心里暗叹,摸了摸口袋,摸出一管治跌打损伤的药膏。

  打网球难免会有磕碰,网球部一群糙汉子不当回事,星见便问他家大叔要了药膏随身带在身上,谁伤了就给涂上,感觉自己这个网球部经理终于有了点用处。

  他将药膏递过去,“不想去医院也可以,这个药膏效果不错,你拿去用吧。”

  小野百合沉默半晌,终于用带着泥土的手接过了那管膏药。

  肮脏的指尖触到白皙手指的那一刻,女生嘴角溢出一声幼崽般的哀鸣。

  只有一声,却仿若泣血濒死的兽类。

  然后一切都被她死死压在心头,再次回归沉默。

  小野百合轻轻推开柳莲二,扶着地踉跄地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往外走去,期间没有和任何人对视。

  星见偶尔从发丝缝隙间看到那双眼睛。

  空茫,死寂,没有一点生气。

  “小野同学,请你等一下。”

  看起来陷入自闭的女生意外僵直着脊背停了下来。

  星见嗓音柔和,软糯的嗓音带着别样的温柔,“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如果你有困难可以去找心理辅导室的太宰老师,他很厉害的。当然,你也可以来找我。”

  女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紧紧攥住那管药膏,离开了。

  柳莲二望着小野百合离开的背影有些担忧,“她没事吧?”看上去精神状态可不怎么好。

  “太宰的话应该能帮到她。”

  柳莲二无奈叹气。

  他明白星见的意思。成人天然就能获得更多认可,即使他们想要帮忙,面对同龄人,小野百合也什么都不会说的。

  星见问道:“小野百合不会无缘无故被欺凌吧,她身上发生过什么?”

  柳莲二先给他打预防针,“她在学校名声很差。”

  嗯,名声差确实很可能成为被欺凌的对象,就是不知道这里面有几分是真的,有几分是人为?

  星见示意小伙伴继续说。

  刚开始的时候,小野百合只是和学校里所有内向的女生一样,不喜欢说话,总是独自一人,放在人群里很不起眼。

  忽然有一天,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消息,说小野百合在夜场当陪酒女,流言传得有鼻子有眼,大家看小野百合的眼神就渐渐不对味起来。

  真田弦一郎作为风纪委员,绝对不容许这种诋毁同学的风气扩散,于是严禁学校再传播此类流言。

  结果刚过没几天,小野百合穿着暴露的陪酒照片就贴在了学校布告栏,全校哗然。

  “......据说小野百合去夜场工作是为了给重病在床的母亲筹集医药费,看在情有可原的份上,学校没有做退学处理,不过你也看到了,她的处境并不怎么好。”

  何止是不好,如果今天路过的是别人,恐怕会视若无睹地走过去吧。

  星见皱眉,问了一个问题,“那么,是谁把她的照片贴得到处都是?”

  心理辅导室里,太宰治正准备收拾东西下班,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推开。

  形容狼狈的女生坐在椅子上,洒落的长发遮挡住了脸,她沉默不语,太宰治便也不着急。

  非但不着急,他还饶有兴致。

  因为这是这段时间以来,这是他见过的第一个真正心存死志的人。

  不过,一个存心要死的人可不会找别人求助,所以是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他循循善诱,“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同学?”

  女生没有回答。

  他便换了一种问法,“是谁让你到这里来的?”

  从进门起就仿若僵尸一般的女生忽然动了,她缓缓抬手,掌心紧紧攥着一管药膏,她开口,嗓音嘶哑难听,像是被车轮碾过,“他想让我来这里。”

  太宰治眸光一凝。

  这药膏看着可有些熟悉啊。

  ...

  太宰治领着星见往回走,半路上忽然问:“你不问问小野百合的事?”

  星见眼睛一亮,“你处理好了?太宰你真棒!”

  太宰治毫不客气拆穿他,“你是不是只有用到人的时候嘴才这么甜。”

  星见捂住脸扭成麻花,“哎呀,请人帮忙的时候当然要客气一点嘛。所以说,小野百合放弃轻生的念头了吗?”

  “怎么说呢。”太宰治歪头想了想,“小野百合是被人逼到那种地步的,所以如果不解决掉背后操控她的人,小野百合死亡也不过是早晚的事。”

  星见眨眨眼,竟然不怎么觉得意外。

  太宰治说起从小野百合那里得到的信息。

  小野百合为了给母亲凑钱治病,便被熟人介绍去酒吧打工,但她不知道的是那家酒吧不太干净,她去的第一天就被人下药拍了裸.照。

  老板威胁她听话,否则就把照片散布到学校,小野百合无处求助,只能乖乖就范。

  后来那些人的要求越来越过分,小野百合受不了就偷偷报了警,结果酒吧没事,反倒她被老板抓住狠狠虐待了一顿。

  学校里的照片也是那个老板的手笔。

  那老板还说,如果再有下次,就把这些事透露给她卧病在床的母亲。

  如果今天星见和柳莲二不路过那条路,小野百合今天晚上就会拔掉妈妈的氧气罩,母女两人共赴黄泉。

  太宰治的声音不疾不徐,缓缓流淌在车内,听上去有种冰冷的质感。

  织田作之助忍不住皱眉,这种腌臜的事情怎么能告诉星见。

  星见是个热爱生命的人,他能把每一天都过得阳光开心,和这个少年相处久了,织田作渐渐就理解了福泽阁下向少年隐瞒异能的用意。

  这样的人,合该在阳光下开心大笑。

  少年也值得这样的守护。

  织田作之助预感太宰这家伙又要搞事,而且搞事对象就是星见。

  果然,他听见太宰说道:“只有酒吧老板不在了,小野百合才能真正脱出泥沼,我准备去酒吧看看,你要去吗?”

  织田作之助警铃大作,“不要去,拒绝他。”

  然而星见很意动,他还从没去过酒吧呢,想去!

  他当没听见某背后灵在耳边叨叨,两眼放光凑近绷带精,“带上我不会麻烦吗?”

  “我们就是去探查消息,不会有事。”当然,要是发生什么意外他可就不能保证了。

  太宰治嘴角笑意扩大,鸢色眼眸里有暗流涌动,他执起少年纤长葱白的手,深情款款表白,“你永远不是我的麻烦。”

  “哦,知道了。”星见丝毫不为所动,冷酷无情地把凑近的大脸推远了点。

  按照太宰的要求,星见给他家大叔发了简讯,就说晚上要去同学家,如果迟的话就不回去啦。

  那家酒吧在港口黑手党的地盘,太宰治谨慎起见,拉着星见先去了服装店变装,然后应星见的要求,两人又吃了顿饱饭,这才趁着夜色去了目的地。

  一进酒吧,喧闹迎面扑来。

  红男绿女们在昏暗的灯光下群魔乱舞,呛人的烟酒味当即就冲得星见咳嗽起来。

  旁边有人吼着嗓子笑起来,“小弟弟,毛都没长全就不要来这种地方,要不哥哥陪你玩玩?”

  周围的人哄堂大笑。

  明知道触摸不到实体,织田作之助还一边给太宰飞眼刀,一边帮星见拍打着脊背,“你也看到了,这个地方一点都不好,我们回去吧。”

  星见捂着自己两撇摇摇欲坠的小胡子摇头。不要,才来怎么能走呢。

  太宰治眸色微沉,捏了捏拳头,正要帮对方洗一下嘴,忽然酒吧门大开。

  只见一群黑衣大汉鱼贯而入,围在中间的赫然是个不足一米六的橘发小矮子。

  太宰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