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书楼吧 > 我在横滨收集信仰 > 第28章 调戏帽子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楼吧] https://www.shulouba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虚这个词,织田作之助还是从星见口中得知。

  一想到自己可能会变成那种只有欲望没有人性的丑陋怪物,织田作之助心里就忍不住泛起干呕。

  不,他死都不愿变成那种东西!

  耳边来自地狱的喃呢越来越响亮越来越密集,有怪物正在挣扎着刨开他的胸腔,织田作之助的神色在冰冷贪婪和痛苦温和中反复变幻。

  他右眼上方的白色骨壳以越来越快的速度生长,不过片刻,右眼就快要被新生的骨壳完全覆盖住。

  不行,不能让星见待在这里。

  织田作之助见过那种丑陋怪物肆虐的场景,一旦他虚化,这里所有人都会沦为怪物的食物。

  必须让这些人离开!

  织田作之助踉跄几步,最终无力地半跪在沙发旁,他咬破舌尖,刺痛强行让混沌的大脑再次恢复清明。

  “星见,快醒醒星见。”织田作之助锲而不舍地唤着少年的名字,希望他能赶快醒来带着人离开,两只手则用力压紧掌下正在蠕动的骨壳,似乎这样就能阻止这玩意疯狂生长。

  醉酒的少年在魔音灌耳下不耐烦地挠了挠耳朵,意识迷糊之际,他察觉到了神格的异状。

  “乖,安静一点。”星见人没有醒,手却下意识按住了心脏所在的位置,似责备道:“不要调皮,要听话呀。”

  原本因为没有主人意识压制而越发抖起来的神格蓦然一静,过了半晌,见主人没有动静,被污染的半块神格猛地一跳,随即却安分下来。

  就像放学因为贪玩不回家的熊孩子被家长抓到,第一反应是心虚,第二反应是仗着家长没有生气就开始发脾气,但脾气发完,还是会乖乖跟着回家。

  如果被大筒木辉夜知道她到死都没有驯服的神格,在柳原星见手里会变得如此乖巧,恐怕会嫉妒得气活过来。

  耳边蓦然一静,那种搅动欲望的低吟忽然消失。

  没有了魔鬼的蛊惑,织田作之助的神智很快占据上风,已经完全覆盖住右眼的白骨面具终于停止了生长。

  “嗬,嗬嗬.....”织田作之助喉咙里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他不由自主放松下来,下一刻就狼狈坐倒在地面上。

  颤抖的手缓缓抚上那半张白骨面具,刺骨的冰冷令他混沌的大脑重新运转起来。

  慢慢的,织田作之助扭动僵硬的脖颈,将目光投向醉得人事不知的少年。

  他没有在星见身上感受到力量波动,但联系刚才星见的举动,那股蛊惑人心的力量很显然和星见有关。

  织田作之助不知道,对神格一知半解的星见也不知道,神格代表的是更高维度的力量,神力能当做查克拉使用,可以释放忍术,神力也能当做灵力使用,可以直接将灵魂实体化。

  但是身为异能者的织田作之助,却完全无法感受到这股神力的波动。

  不仅因为两者之间存在质的差别,更因为欲望神格发动具有极强的隐秘性。

  从神格躁动开始看似过去了很久,实际上才不过几分钟时间。

  酒吧里港口黑手党成员的欲望还没有被放大到顶点,一切就戛然而至,就算有人感觉烦躁,也只当自己积压的负面情绪过多。

  中原中也感受到了不对劲,他体内的凶兽莫名焦躁起来,然而不等他仔细探查问题出在哪里,那种莫名的感觉就消失不见。

  一切恢复如常。

  欲望神格就是如此恐怖,它不是无中生有,它只不过无限放大了人类心里本就存在的想法。

  谁的心里没有点阴暗面,而欲望神格,就是放出心底牢笼里凶兽的那一把钥匙。

  看到珠宝店华美奢侈的珠宝想要据为己有是人之常情,但当欲望神格放大这种念头,人就会为了得到珠宝做出任何事情。

  被羞辱了,有一瞬间冒出希望对方死去的念头很正常,很多人只不过想想,并不会真的下手,但在欲望神格的蛊惑下,这个念头就会占据人的全部心神,最后直接付诸行动。

  欲望的入侵无声无息,很多人在完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就会被控制,甚至即使犯下错误,也只会认为那是自己的选择。

  中原中也不过是刚出生不久的懵懵新神,如果不是体内的凶兽过于敏锐,恐怕他也无法察觉曾经发生过的异状。

  不同于人类的无知和迟钝,尸魂界就要敏锐很多。

  驻扎在横滨边缘的死神凝重地望着横滨市中心的方向,手中的警报器哔哔直响。

  如果此时有队长级别的死神在场,就能看到盘旋在横滨上空那恐怖的黑红气流,以及令人心悸仿佛无处不在,却又无法准确定位的魔魅气息。

  黑衣死神向上级汇报了横滨的异状,得到的回复一如既往:谨慎观察,暂时不用理会。

  尸魂界上层都知道位于横滨的荒神是位十分霸道的新生神明。

  在这个神明隐匿的末法时代,有新神明诞生本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

  尸魂界曾经派人想要接触这位,但人刚迈进横滨地界,就被懵懂的神明当做入侵者打了出去。

  几次三番之后,尸魂界便歇了心思,平时只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

  然而,并不是所有灵异类生物都有尸魂界这样的自觉。

  横滨有【书】的保护,又有荒神的气息标注,很少会有虚来这里猎取食物,此时却有一只大虚受到欲望的引诱,破开壁界直冲灵压最充沛的横滨市中心而来。

  虚本就是欲望的集合体,时刻都被饥饿贪婪笼罩,当它的欲望被无限扩大,猎食的本能甚至超过了它对神灵的恐惧。

  空气开始躁动,织田作之助和中原中也齐齐抬头看向虚空。

  在那里,似乎有庞然大物正在快速接近,那种充满邪恶的压迫感让两人神色不约而同凝重起来。

  “星见别睡了,快醒醒!”织田作之助今天过得简直惊心动魄,他没想到自己的虚化暂时停止了,却还是有其他的虚找了过来。

  光凭那股快要令他喘不过气来的等级性压迫,织田作就意识到这只虚和之前他见过的那种不是根本一个级别。

  要快点离开这里,不然所有人都会死!

  中原中也同样感觉很不好。

  这种令人作呕的气息让他想到了那种看不见却破坏性极大的怪物。

  没错,他能感受到旁人察觉不到的异状。凡是遇到那种看不见的怪物,他都是凭借战斗本能直接用重力碾压过去。

  中原中也猜测,他之所以如此特殊应该和体内处于半封印状态的荒神有关,如果他完全解封异能,应该能看清那种怪物到底是何面目。

  这只怪物散发的气势比以

  往任何一次都危险,中原中也大吼:“疏散,快点疏散!”

  港口黑手党成员应声而动,纷纷带着不省人事的醉鬼们向酒吧外面奔去。

  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吗?太宰治心下狐疑,但不妨碍他趁着中也怔愣之际悄悄触碰到对方。

  两人接触的一刹那,中原中也的异能在无声无息中被无效化。

  一向敏锐的中原中也没有察觉太宰治的小动作,他的所有心神都放在那看不见的怪物身上。

  虚空被撕裂,酒吧的天花板上,身躯庞大的虚探出狰狞的头部。

  骨质面具下那双赤红的眼睛盛着满满地贪婪和冰冷,“看看我发现了什么~一个软弱无力的新神,哦~还有一个快要虚化的同类,真是大丰收啊。”

  大虚尖利的笑声仿若噪音污染,中原中也听不见看不清都觉得耳膜刺疼,就更不用说和大虚处于同一个维度的织田作之助和柳原星见了。

  怎么都无法叫醒的小醉鬼终于被噪音吵醒,醉眼朦胧中,看到织田作脸上竟然带着半块赤金纹路交织的诡异面具,原本气质温和的男人在这块面具加持下竟多了几分邪恶。

  星见颦着眉尖尖,抚上男人的脸,“这个面具好难看,不要它了好不好。”

  瓷白纤细的手指触上白骨面具时,那张坚硬冰冷的面具竟然如冬雪初融,不过片刻就消融不见。

  织田作之助觉得胸腔里暖流涌过的地方,那些躁动的杀意和饥饿感纷纷消散,如果不是指甲仍保留着骨质面具冰冷的触感,他都要以为刚才的遭遇不过是一场梦。

  不仅如此,他的灵魂越来越凝实,最终变成了实体。

  大虚的存在让织田作之助的神经疯狂发出警报,他来不及多想,趁着大虚的注意力不在他这边,背起小醉鬼就混入人群中往外跑去。

  星见脸贴在宽厚的脊背上,依然懵懵懂懂,“太宰呢?好喝的水水还没有喝完,想喝。”说着还砸吧下嘴,似在回忆那味道。

  织田作之助苦笑,将人往上揽了下,认真跟醉鬼商量,“这里不安全,我们出去再说好不好。”

  “好哦。”星见很乖,在男人背上蹭蹭,打了个哈欠,就又了睡过去。

  没有闹,织田作之助松了口气。

  然而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随着星见意识陷入沉睡,他刚刚凝实的身体再次变得透明起来.....

  另一边,大虚权衡片刻,朝着看起来没有任何保护的神明袭去。

  巨大的气压铺天盖地而来,前所未有的危机紧紧攥住中原中也的心神,他知道那看不见的怪物正朝他袭来,下意识就要用重力正面碾压过去,然而头一转,这才发现太宰这家伙竟然和他有身体接触。

  中原中也:......

  这个坑货。

  “太宰快放开我......”

  话音未落,大虚的爪子已经近在咫尺。

  生死边缘之际,太宰治察觉到了气流中那微末的不同,下意识就将中也推了出去。

  砰!

  沙石飞扬,酒吧地面上突兀出现大坑,在最后关头终于能释放异能的中原中也带着太宰治狼狈滚到一边,勉强躲过这一击。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太宰治顾不得惊讶,慌忙向星见所在的位置看去。

  那里的沙发倒翻,空无一人。

  太宰治心里一紧,忙爬起来四处查看。整个酒吧大厅里因为刚才怪物那一击尘土飞扬,无疑给找人增添了困难。

  他用力掐紧手心让自己冷静下来。刚才撤退的时候很多醉鬼都被带出了大厅,是不是星见也被人带了出去?

  太宰治朝门口方向扫去,竟然在靠近门口的大花盆旁边发现的靠坐在墙上熟睡的少年。

  太宰治心底一松,来不及想到底是谁将人丢在那里,他撒腿就朝那边跑去,下一秒却猛然向旁边扑去。

  轰!

  他刚才站立的位置赫然出现一个大坑。

  中原中也跑了过来,“没事吧,太宰?”

  太宰治虽然第一次遭遇这种事情,不过很快就意识到那东西已经锁定了他们。

  这种时候如果跑过去只会给星见带来危险。

  于是他站定,仰头望向虚空,准确无误地看向了未知生物所在的位置,沉声问明显很熟悉这种状况的中原中也,“这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中原中也将歪掉的帽子重新戴正,“我看不见它,不过没关系,只是是比蚂蚁稍微强上一点的爬虫而已。”

  太宰治默契问道:“要我做什么?”

  隔着不同维度,中原中也准确无误对上大虚那双饱含无尽欲望的眼睛,“给我争取几分钟时间。”

  太宰治二话不说,毫不犹豫地凭着直觉冲向怪物所在的位置。

  在他的挑衅下,很快拉满了对方仇恨,怪物的攻击疯狂倾泻而下,太宰治看不见,只能凭着游走在生死边缘练就的直觉进行躲避,没过多久就狼狈不堪。

  中原中也定定注视着战场。

  渐渐的,瞳孔中仿佛有薄雾散开,眼前的一切变得前所未有清晰起来。

  一只巨大丑陋浑身长满触须,带着白色面具的怪物正嘎嘎怪笑着追击太宰,似乎已经将太宰当做盘中之物,怪物并不急于下手,只是猫捉耗子般逗弄。

  视野只持续了短短一瞬间就恢复原状,但足够了。

  中原中也压了下帽子,他高高跃起,携着千钧重力向怪物弱点直劈而下。

  他看不见,却清晰地感觉到脚下传来阻力,中原中也咧开嘴肆意一笑,下一瞬,成吨的重力倾泻而出。

  似乎有怪物的嘶鸣在耳边尖啸。

  过了片刻,空气中的异样终于完全消失。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对视一眼,确定危险解除。他扶着膝盖喘息几下,直起身踉跄着踏着一地狼藉走到星见身边,然后靠着墙壁滑坐下去。

  细碎的星光从破碎的天花板散落进来,太宰治歪着头看从头睡到尾的小醉鬼。

  少年脸颊上犹带着两抹醉酒后的晕红,白玉般的肌肤上沾染着灰尘,即使在这种嘈杂的环境下依旧睡得很好,时不时砸下嘴,柔嫩的舌尖在淡色唇间一扫而过。

  唔,就是不知道在星见的梦里,灰尘和鸡尾酒是不是一个味道。

  太宰治唇角不自觉勾起一抹柔软笑意。他擦去自己右手血污,伸手捧起星见脸庞,将对方脸上的灰尘细细抹掉。

  中原中也注视着太宰不同寻常的举动,不由问道:“太宰你......”

  话还

  没说完,星见醒来。

  许是脸上有温热的触感,雷打不动的小醉鬼终于被太宰治骚扰醒了,然而他两眼空茫,显然酒还没有醒,睁开眼的第一句话就是:“这里拆迁吗?”

  沙发桌椅碎成一地,半面墙壁摇摇欲坠,天花板到处都是破洞,可不就是拆迁。

  太宰治噗一下笑了起来,经历一场大战,他现在就想逗星见放松一下,“你看你,一觉睡到人家酒吧都拆迁了,你说你是不是小猪?”

  星见抱着不甚清醒的脑袋摇了摇,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唔,我这是梦游了吗,那我们回家吧。”

  太宰治一怔,想起星见有睡美人症,经常一睡不起。他没了调侃的心思,把纤细的身子抱进怀里,“走,我送你回家。”

  星见乖乖把两只爪子搭在太宰肩上,被抱起来的时候,正好对上中原中也的目光。

  他憨憨一笑,指着橘发小哥对太宰宣布:“这个小哥哥我喜欢!”

  少年容貌极其出色,那双眼睛更令人难忘,水润的桃花眸清澈迷蒙,仿佛里面洒满了细碎星光。

  中原中也普一接触,就听到了自己心脏剧烈鼓动的声音,这一刻胸腔涌动出无限欢喜,宛若见到了自己的命定之人。

  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这是见到同类的欢欣。

  正经严肃的中原干部哪里经历过这种直白热情的表白,当即就面红耳赤,然而下一刻,一盆冷水浇灭了他的所有热情。

  因为这个少年说:“这个小哥哥还没我高,开心~”

  太宰治多云转晴,“噗!”

  中原中也:......

  太宰治,你带来的人和你一样讨厌,哼!

  横滨市中心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武装侦探社和港口黑手党都闻讯赶来。

  港口黑手党这边带队的原本是广津柳浪,见武装侦探社竟然是社长出马,广津柳浪立马给大BOSS发了信息。

  森鸥外以为福泽谕吉如此重视是收到了他们这边不知道的情报,便带着爱丽丝溜达着找了过去。

  老对手见面,自然免不了一番寒暄,但任森鸥外明里暗里试探,福泽谕吉都不为所动,嘴里淡淡应着,眼睛则一直盯着酒吧出口。

  森鸥外挑挑眉,也将目光转向了酒吧。

  其实福泽谕吉大半夜来这种地方完全是为了私事。

  星见第一次去同学家里玩,作为家长,福泽谕吉担心之余自然是鼓励的,只是家里忽然少了一个叽叽喳喳的人,连空气都安静了几分。

  吃过晚餐还不见星见回来,乱步提议给星见打个电话。

  福泽谕吉告诉他,如果太晚星见就会宿在同学家,乱步却严肃起来,翻出真田弦一郎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于是大家都知道了,星见这家伙竟然敢骗家长了。

  至于撺掇星见跑出去玩的人,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正在这时接到消息,说市中心的酒吧里发生骚.乱,动静大到整座房子都摇摇欲坠,乱步便带着人直奔这里而来。

  酒吧门外,军警,侦探社,黑手党呈三方鼎力的态势,除了警笛长鸣,没有其他声音,一时间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直到破了一半的酒吧门被人一脚踹飞。

  港口黑手党干部中原中也怒气冲冲走出来,显然没料到外面会有这么大场面,愣了一下后快步走到首领身边,低声汇报起来。

  太宰治抱着星见笑眯眯地跟在后面,看见疯狂朝外撒冷气的社长时,笑不出来了。

  星见却很高兴,远远就伸出爪子招呼,“大叔!”

  这一声,成功吸引在场所有人注意力。

  森鸥外眸中闪过一道流光,总算知道对头来这里的原因了。

  太宰治把星见交给社长,一向厚脸皮的人此时也不免有些不自然。

  毕竟早上出门时是个衣冠整洁的小天使,这会儿交到人手里变成了灰头土脸的小醉鬼,社长没有当场劈了他,他都觉得是社长涵养好。

  福泽谕吉沉声道:“回去再说。”

  小醉鬼完全没有闯祸的自觉,他在大叔怀里蹭啊蹭,忽然想起什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小瓶蓝色液体,献宝一样迫不及待递给他家大叔,“大叔给,酸酸甜甜,可好喝啦!”

  冰蓝色的液体在玻璃瓶里散发着诱人的光泽,随着星见的动作,液体在瓶子里来回流动发出清脆撞击声。

  你到底是什么时候藏的啊喂?!太宰治仿佛听见了社长磨刀霍霍的声音。

  福泽谕吉接过玻璃瓶,上面还带着星见的体温,他敛下眉,“哪来的?”

  “太宰给的,可好喝了。”小醉鬼眼巴巴看着他家大叔,丝毫不知道自己有多坑人,他颦起眉尖尖,无比可惜,“就是太少了,你快尝尝呀~”

  福泽谕吉将星见放在轮椅上,然后拔开玻璃瓶塞子,一股龙舌兰酒香扑面而来。

  福泽谕吉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捏响了拳头。

  江户川乱步笑眯眯凑过来问星见:“只给社长一个人喝吗,可是我也想喝怎么办”

  其实我也想喝。小醉鬼咂咂嘴,眼睛不离蓝色的水水,他纠结半天,终于忍痛割爱,“那好吧,可以把我的份让给你,只有一点点哦,其他都是大叔的。”

  哦,原来你还留了你的份呀。

  对于小孩喝醉都不忘给自己分享的行为,福泽谕吉理智提醒他不应该放任下去,心里却不由泛上慰贴。

  这么一对比,某个教唆犯就更可恶了。

  福泽谕吉不忍浪费星见的一片心意,便将酒瓶重新递了过去,柔声哄道:“你保管好,回去分给我们喝吧。”

  星见点点头,郑重地将酒瓶抱在怀里,谁都不给碰。

  衣角忽然被扯动,星见转头。轮椅旁站了个金发小姑娘,扯着他的衣服甜甜说道:“那个看起来很不错,可以给我尝一口吗?”

  “不给!”星见皱眉,怀抱不由紧了几分,玻璃瓶很小,他一动瓶子就往下滑了一截。

  金发小姑娘开始撒娇,“我要喝我要喝,给我尝一点嘛,我就要喝嘛。”边说她还边摇晃着星见胳膊,大有不给喝就不停手的架势。

  “不给就是不给,我又不认识你。”星见态度坚决,“你再不乖我就要教训你了啊。”

  两人拉扯间,谁都没注意到小小的玻璃瓶朝下滑去。

  砰!

  千辛万苦带出来给他家大叔的好喝水水就这么碎了。

  碎了。

  了。

  星见低头,望着地上那一滩蓝色

  液体呆了呆,然后捋起袖子,一拳揍了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