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书楼吧 > 我在横滨收集信仰 > 第34章 网球杀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楼吧] https://www.shulouba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手冢国光下意识推眼镜来掩饰自己的失态,他犹豫了一瞬,还是问道:“请问,你知道立海大网球部怎么走吗?”

  星见低头打量自己,因为今天是周末,他没有穿校服,这个男生是把他当成校外人员了吧。

  他点头,“我正要去网球训练场,不介意的话就一起吧。”

  “麻烦你了。”

  星见摆手,“不用这么客气,反正都顺路嘛。”

  转弯的时候轮胎咯到小石子,轮椅颠簸了一下,很小的事情,星见都没在意,这个清冷男生却注意到了,“我推着你吧。”

  似乎意识到突然这么说有些冒昧,随即又补充道:“我推着可能会更方便一些。”

  这人好体贴啊。星见仰头朝对方笑得眉眼弯弯,他一向不擅长拒绝别人的好意,“那就麻烦你啦。”

  “你要去网球部找人么。”星见相当自来熟,当即就开始叭叭,“我对网球部成员有些了解,你要找谁不妨告诉我,说不定能帮到你呢。对了,我是柳原星见。”

  手冢国光很少遇到这样的同龄人。

  一般人和他初次见面时都会被他身上的气势吓到,能面不改色的比如幸村迹部等人,都是骄傲自持之辈,待人接物不会这么热情。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对于美好弱小的事物人总会下意识包容几分。

  忽然遇到一个不怕他还如此出众的同龄人,手冢国光的神色微不可查地柔和了些许,“我是手冢国光,来立海大找网球部的幸村部长,麻烦你了。”

  “诶,手冢国光?你就是手冢国光!”

  星见坐在轮椅上也不安分,硬要扭着身子回头打量身后的人,手冢国光被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盯得有些不自在,不由停下脚步,“请问,你认识我?”

  其实看这位柳原君的反应,手冢国光就明白对方肯定认识自己。

  这不奇怪,对青少年网球界有所了解的人大多都知道他,只不过眼前这位似乎只听说过他的名字,没见过他的长相。

  星见大方点头,“你的名字我从小听到大哎,这次总算是见到真人了。”

  第一次听见手冢国光这个名字是从弦一郎嘴里,据说自尊自强顺风顺水的小伙伴遭遇的第一顿社会毒打,就是来自一位叫手冢国光的少年。

  后来迹部嘴里也会偶尔念叨这个名字,再后来,到立海大网球部之后,这个名字出现在耳边的频率就更高了。

  可不就是从小听到大么。

  这个人他好奇很久了。

  手冢国光站在他身后,星见坐在轮椅上朝后看嫌脖子扭得不舒服,便轻轻拽住人家衣袖往面前拉,一双桃花眼瞪得溜圆,可爱极了,“你真人原来是这个样子啊。”

  手冢国光先是被这直白的话弄得耳尖发烫,随即察觉自己的衣袖被人扯着,他不太适应和人这么亲近的举动,正打算不着痕迹地挣开,见少年扭着身子确实辛苦,便停下了挣扎,顺着力量走到对方面前。

  这略微的停顿星见察觉到了,意识到自己过于热情了,星见轻咳一下,忙松开自己的爪子。

  “抱歉,我听弦一郎和迹部、精市说过你很多次,所以一直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让这些眼高于顶的家伙心甘情愿地佩服,这不......就有点小激动了。”

  听到熟悉的名字,手冢国光神色略微放松,他低头看去。

  轮椅上的少年双手乖乖背在身后,眼神左右游移,模样是纯然的无辜,似乎做出刚才举动不是他。

  手冢国光丹凤眼中划过笑意,“你和迹部真田他们很熟?”

  见对方不追究他刚才的失礼,星见忙不迭点头,“是啊,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

  这么一说,手冢国光倒是想起以前的事情来。

  初三那年,冰帝输给青学,赛后他给队员们买水,在贩卖机那里听到冰帝正选的对话。

  一个很担忧,说迹部独自离开会不会出事。另一个说,迹部肯定不想让队员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他可能去找柳原君了。

  还有真田。在立海大败北的那场比赛上,真田上场之前曾在嘴里念叨着:我要把胜利带给幸村和星见。

  原来在很久以前,他们就间接产生过这么多交集。

  这么一想,陌生人的生疏感倒是消散不少。

  手冢国光特意等了片刻,满足了柳原星见的好奇心后才重新推着对方上路,他一动,原本夹在手臂底下的东西就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两人愣了下,同时弯腰去捡。

  带着厚茧的大掌在触到那只纤长白皙的手指时像被烫到般猛然缩了回去。

  指尖似乎还残留着柔嫩的触感,手冢国光意识到自己太敏感了,他虽不怎么和人过分亲近,但和部员们训练时肢体接触是难免的,怎么这回就这么不对劲呢。

  手冢国光不由侧头看向轮椅上的少年,因为两人都弯着腰捡同一件东西的缘故,此时离得格外近,几乎是头对头的距离。

  对方黑色长发倾泻而下掩住半张脸颊,另半张脸如玉莹润细腻,眉眼唇间无一处不精致绝伦,宛如上神精心创作的工笔画,很难不让人惊艳失神。

  离得近了,甚至能嗅到对方身上草木的清香,而且,他的腿......

  美丽、柔弱、性格又可爱活泼,这样的人即使是个男孩子,也无法用对待兄弟朋友的态度去对待他吧。

  手冢国光手指微蜷,默默离这个美得过分的少年远了些。

  星见没察觉到对方的异常。

  被亲亲抱抱习惯了,只要不太过分,常规的肢体接触星见根本感觉不到有哪里不对劲。

  他捡起书,细细拂去上面的灰尘,看清烫金书名后忍不住酸成柠檬,“你居然有这本书哇,好羡慕你,我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

  这本书是一个历史传记系列的最后一本,类似于番外篇,星见陪织田作去图书馆时无意中翻出来的,因为内容有些晦涩,看得人很少,最后的番外篇甚至没有。

  他找了很久都没有在其他地方看到过,据说当时发行时因为市场反馈不好,最后的番外篇只作为读者福利在内部发放,一般都被人收藏在家里。

  星见没办法,最终只能无奈放弃。

  “你也喜欢这个?”手冢有些惊讶。

  少年眼巴巴盯着书的模样像一只找到松子不错眼盯着的小松鼠,令他不由泛上笑意。

  这是他祖父的收藏,内容晦涩难懂,他看过之后还是有些云里雾里。

  这次来神奈川便随手带在身上,准备利用坐在电车上的时间再重温一遍,下车的时候忘了装进书袋里,结果就这么巧遇到一个同样欣赏这本书的人。

  “我以为同龄人很少会喜欢这种书。”

  “是有点难懂,不过我想弦一郎应该不排斥这种风格,而且这里面有句话我很喜欢......”

  两人就这个系列的书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到了网球场,幸村精市远远看到他们就疾步走了过来。

  星见不舍地摸了摸封面,然后递了出去,“呐,你的书。”

  “借给你看吧。”

  “诶?!”没想到惊喜来得这么突然,星见睁大了眼,随即欢快得不行,“真的借给我吗?太感谢你了啦,你真是个大好人!”

  只是借到心仪的书就这么开心么。

  被这单纯的快乐感染,手冢国光心情变得更好。

  他推推眼镜,掩住眼里的笑意,“我有些地方还不太明白,等你看完了我们或许可以探讨一下。”

  这个可以有!星见双眼亮晶晶,“好啊好啊。”

  幸村精市刚走过来就听到星见又在给人派发好人卡,想到过往栽到这家伙坑里的人,忍不住嘴角一抽。

  他一巴掌按压在那头长毛上,将这没有自觉的家伙注意力拉到自己这边来,“你们在说什么?”

  “你弄乱我头发啦。”星见不满地推开头顶的大掌,然后举起刚得来的宝贝书炫耀,“看,手冢君借给我哒!”

  你炫耀错人了,我又不羡慕,搞得好像谁都喜欢看这种平板的历史传记似的。

  “你是不是在腹诽我?你一定在腹诽我对吧。”任凭幸村精市面上笑得再百合盛开,星见就是一样看出竹马的不以为然,他哼哼唧唧,“也对,是有很多人不懂欣赏这本书的价值所在。”

  说得好像带领立海大傲立青少年网球界的帝王是个不学无术的草包似的。

  任凭幸村精市脾气好,此时额头也蹦起了青筋。

  幸村精市抓起星见一顿揉捏,“你在故意骂我是吧。”

  星见使劲推他,推不开,只能自食苦果地干受着,“谁叫你一来就弄乱我发型,唔松手......。”

  幸村精市气消得差不多了才放手,他整理下打闹弄乱的衣服,看向静静站在一边的手冢,“抱歉,让你见笑了,星见比较闹腾,如果之前有失礼的地方我替他向你道歉。”

  “.....没事,他很好。”手冢国光看了眼坐在轮椅上翻看目录的没心没肺的少年,再看看笑眯眯接过交涉权的幸村。

  是他错觉吗,为什么会觉得幸村对他比较......警惕?

  “说起来,你们怎么会一起出现?”立海大校门和学生会可一个在东一个在西呢。

  手冢国光沉默一瞬。

  少年的自尊心让他说不出“迷路了”这样窒息的理由,天生的责任感也无法把迷路了的过错推到指路人身上。

  于是身上的气势愈加冷冽了。

  “我在学生会外面遇到手冢君的。”星见一边飞快浏览着书,一边随口替人解围,“不过幸好遇到了手冢君,不然我就要错过它了。”

  说着抬起头,灿若星辰的桃花眼弯成了月牙儿,“今天实在是太幸运了!”

  手冢国光怔愣片刻,心底的窘迫消散,眼底也浮上了笑意,“啊。”

  你差不多行了。

  幸村精市差点咬碎一口银牙,拿这个四处开屏的小孔雀实在没办法,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家伙现在还足够迟钝,没抓住谁使劲撩,好歹能让人松口气。

  他把星见打发到一边玩去,转眼就见星见又和柳头对头凑作一堆。

  幸村精市心里堵得厉害,他眸色微暗,犹豫了很久的事终于在这一刻下定决心,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带着手冢国光去办公室商量合宿的事情。

  星见正和柳莲二观看切原赤也对战仁王雅治的比赛。

  两人都实力强劲,一个是立海大王牌,一个是经验丰富的前辈,比赛异常激烈,此时已经进入了赛末点,只要切原赤也赢下这一球就能获得胜利。

  然而仁王雅治平时看起来懒散,此时显然也不想轻易认输,两人你来我往,战局胶着在一起。

  切原赤也久攻不下,强大的压迫下已经进入白发绿眸的恶魔模式,可即使如此,还是无法在仁王雅治手上拿到这一球。

  他输了。

  比赛继续进行。

  “哇哦,现在网球比赛都这么危险的么?”

  “太宰。”星见向声音来处看去,身形颀长的男人正单手插兜走过来,“你特训终于结束了?”

  一提特训,太宰治就觉得各个关节都在隐隐作疼,他鼓着脸颊不乐意了,“你都不问问我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枉我还在担心你,太没良心了你~”

  说着就做西子捧心状凑到星见跟前,“我伤心了,我太伤心了,快来哄哄我哟~”

  观看这场比赛的人很多,他这么扭着麻花成功吸引来很多人的目光。

  星见:.......

  星见默默遮住脸,并朝旁边移了移。

  然而他移,太宰治也移,坚决把自己当牛皮糖贴到底。

  星见:“......你画风不对。”

  “诶,是吗?”太宰治满眼星星,纯天然无辜可爱,说话间还使劲往星见身上贴,“明明大家都太严肃了,这种时候正需要我这个超级暖场王出场——”

  谢谢,我们并不是很需要。

  星见正要把黏在身上的牛皮糖强行撕下来,一个高速旋转的网球直直冲他飞来,柳莲二和太宰治脸色同时一变,拽着轮椅扶手就要往一边拉。

  拽。

  拽不动。

  这才发现有人跟自己都是相同的想法。

  网球速度很快,在空气中划过一道白线,只瞬间就撞在铁丝网上嗤嗤作响,铁丝网竟生生被钻出一个洞来,然而即使这样,破洞而出的网球速度也没有下降多少,直冲着星见脑门袭来。

  “星见!”

  “小心!”

  “快躲啊!”

  真田弦一郎当即就要往这边赶,可距离太远根本来不及,他眼神一厉,用球拍挑起地上散落的网球用力挥出,期望能在半途中击落前面那颗网球。

  柳莲二下意识就要摸网球拍拦截,手伸后面摸了空,才记起球拍在自己比赛结束后就没有带出球场。

  千钧一发之际,太宰治放弃轮椅,直接扯着轮椅上的人滚落在地。

  砰!

  哐啷!

  疯狂的网球砸在轮椅靠背上,精铁打造的轮椅当即被在撞翻发出巨响,网球则高高弹起,在半空中旋转一圈,然后狠狠砸在地面上。

  水泥地面遭遇了和铁丝网一样的下场。

  这一下要是真的砸在人脑袋上......

  所有人背脊都不约而同冒出一层冷汗。

  “还好吧?”太宰治问道,鸢色的眼眸中盛着关切。

  星见转头看看那个被网球砸出来的坑,轻吁口气,然后看向垫在自己身.下的人,眼睛弯了弯,“谢谢你啦,我没事,你呢,没有受伤吧。”

  离得如此之近,星见说话时的热气喷吐在他脸上,太宰治眸光在那两瓣浅淡的薄唇上稍作停顿,他来不及回答,拥在怀里的少年就被闻讯赶来的人拉了起来。

  “没事吧星见?”

  “怎么样,有没有被吓到?”

  “还好没出事,刚才太可怕了。”

  “......”

  星见一一安抚着众人,察觉到弦一郎轻拍着自己脊背的手有些颤抖,他抓过来一把握住。

  因为常年练习剑道和网球,这只带着厚茧的手再沉稳不过,平日里温暖的大掌此时却异常冰冷,被星见反握住的时候犹带着一丝颤抖。

  星见心里蓦得一软,玩笑道:“我好好的,别担心呀,不信你摸摸我,身体上一个零件都不缺呢。”

  真田弦一郎面无表情,紧紧咬着下颌,生怕自己一松口就会暴露出自己的惊慌和软弱。

  他后悔了,就不应该因为自己的私心让星见进网球部。

  真田弦一郎另一只空出来的手抚上星见额头,肩膀,胳膊.....似乎只有触碰到星见的柔软温热,才能将刚才惊险的那一幕驱赶出脑海。

  星见任由他摸着,柔声安慰,“我真的没事。”

  这么过了半晌,真田弦一郎看起来才恢复正常,周围的人群也被安抚住了。

  这个时候星见才有机会转头去找人,刚才跌倒的时候太宰可是垫在了他下面。

  太宰治正坐在人群外,一瞬不瞬看着被包围在人群中央的少年,这人就像一轮小太阳,不管走到哪里都能成为最瞩目的焦点,和身处黑暗世界的他们完全是两个极端呢。

  正想着有的没的,就见小太阳看向他,水润的桃花眼里盛满担忧,“太宰,你没事吧。”

  “啊,没事。”太宰治扬扬绑着绷带的胳膊,笑了起来,“我可是你的保镖呢,你应该对我有点信心哟~”

  “没事就好。”星见松了口气,随即扒拉住莲二衣袖,指着翻倒的轮椅,“莲二快看看我的书有没有损坏。”

  “你还有功夫担心你的书!”人群外围骚动起来,渐渐分出一条路,幸村精市和手冢国光疾步走了进来。

  亲眼看到星见生龙活虎,幸村松了口气,随即没好气道:“书重要还是人重要,你能不能让人省点心。”

  “借人家的书当然要保护好啊。”星见心虚地瞄了书主人一眼,然后朝小伙伴吐舌头,“这也不能怪我啊,又不是我要网球砸过来的。”

  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众人。

  大家望向比赛场,罪魁祸首此时依旧处于暴走状态。

  太宰治眸光一凝,这个孩子似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