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书楼吧 > 我在横滨收集信仰 > 第35章 修罗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楼吧] https://www.shulouba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宰治之前很少来网球部,偶然几次,还正好和网球部正选的比赛错开,他这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网球也能要人命。

  普通人根本打不出这种玄幻网球,除非打出网球的人根本不普通。

  眼睛观察着赛场中央那个白发绿眸皮肤变成红色的孩子,太宰治走到星见身旁,试探道:“网球竟然能打破铁丝网,这太不科学了。”

  “有吗?”星见迷茫,“不是一直这样吗?”从小到大弦一郎、精市他们一直是这么打的呀。

  星见有意让弦一郎早点走出阴影,便引着小伙伴说话,“弦一郎,赤也是不是特别厉害,所以才能打出瞬间突破铁丝网的网球。”

  真田弦一郎只当星见昏睡太长时间以致于缺乏常识,细细解释道:“赤也在全国青少年网球界处于上层水平,但在我们网球部能打败他的人不在少数。”

  说到后面的时候,语气中带着自豪。

  不是谁都有立海大这样的底气,能把这番豪言壮语说得如此轻描淡写。

  星见又问道:“那能达到这种程度的人多吗?”

  “不多但也不少,能进入全国大赛的队伍都能轻易做到。”

  太宰治听着两人对话,终于确定,在星见意识里,并不觉得网球能达到这种程度有哪里不对,星见他并不知道异能。

  那边仁王雅治已经败北,眼看切原赤也还没有要停下的意思,真田弦一郎推开人群大阔步走进赛场,就要对立海大王牌进行铁拳制裁,却被一只手拦了下来。

  “太宰先生?”

  太宰治对这个强压之下就变身暴走的小卷毛很有兴趣,“真田君,可以让我先试试吗?”

  真田弦一郎微楞,随即放下捏紧的拳头后退一步。

  太宰治谢过之后上前,轻松就制住切原赤也的挣扎,两人的肢体接触的那一瞬间,切原赤也的恶魔状态自行解除。

  果然,这个网球部的正选多少有些奇异之处,不是异能,却能在碰触到【人间失格】的时候恢复原状。

  太宰治蹲下身细细检查起这孩子的身体。

  确实没有异能,只是单纯的体力、敏捷度等人体机能得到了极大幅度的开发,可长久这么下去,谁知道有一天这些人会不会就质变成异能者。

  想到每年直线飙升的异能者数据,太宰治神色有些凝重,决定回去就把这件事报告给社长。

  为以防万一,有些工作还是要提前做准备才行。

  切原赤也瘫倒在地上,整个人宛如刚从水中捞出,从里到外湿了个透,他嗬哧嗬哧喘着粗气,胸膛剧烈起伏,任由别人翻弄着自己的身体,眼睛却看向铁丝网外。

  在恶魔状态解除的那一刻,混沌大脑中理智回归,他清楚意识到自己差点造成多大过错。

  切原赤也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挪着灌了铅的脚步靠近星见,他所过之处,网球部成员纷纷让开。

  没有人责怪他,可仅仅是众人的视线就让他与芒刺背。

  “赤也,你没事吧?”切原赤也眉眼低垂,正踌躇着不知该如何开口道歉,星见的一句话彻底将他内心深处的自我厌弃和愧疚自责引爆。

  他没想伤害人,他只想在赛场上取得胜利,可每一次每一次,等他清醒过来,对手已经满身伤痕地躺在地上。

  他不想这样的......

  “对不起。”

  切原赤也低着头,连每一根小卷毛都散发着自责懊恼的气息,嘴巴开开合合。

  他想说,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那颗网球会差点砸到你,但事实摆在眼前,说得再多都像是在狡辩。

  忽然发顶一热,切原赤也下意识抬头,对上了一双清凌凌的眼睛,那双眸子温柔包容,没有责怪,没有惊慌,只有对自己的关心。

  “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别担心呀,这只是个意外,不干你的事。”

  星见笑意融融,如三月春光,无声无息便驱散冻住四肢百骸的寒意,“如果你实在过意不去,就努力去控制恶魔状态吧,等你能掌控它,就再也不会发生这种情况了,你不要难过呀。”

  我没难过。切原赤也鼻子一酸,眨眨眼,随即重重点头,“我一定会掌控住他的!”

  星见给他比大拇指,“好样的,看在你这么努力的份上,下周末我请你吃烤肉呀。”

  “哎吃烤肉吗?我也要去!”丸井文太一把揽着小海带脖子,“这种事情当然是人多热闹,对不对部长?”

  “啊,那就一起去吧。”

  众人纷纷附和,“好哎好哎!”

  少年人的快乐就是如此简单,一顿好吃的就能忘记烦恼,切原赤也被气氛感染,终于打起了精神,不再像受了委屈的大狗子那般垂头丧气。

  幸村精市松了口气,看着和大家讨论哪家烤肉好吃的星见,露出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柔软笑意。

  星见总说自己在网球部就是个摆设,什么忙都帮不上,其实不是的。

  这家伙除了在涉及到感情时迟钝到令人发指,其他方面简直敏锐。

  大家每天训练量大,心理压力其实更大,学业、生活、网球样样都要兼顾,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时间一久,难免就顾此失彼,其实每个人心里都绷着一根弦。

  大家看起来从容不迫,不过是因为抗压能力强而已,但这个极限在哪里,有一天心里的弦会不会突然绷断,谁都说不好。

  星见察觉到了。

  星见来网球部没多久就接手了后勤工作,器材损耗,人员安排,社团经费申报这些事情再也没有让他和柳操过心,非正选的训练计划柳在制定后就交给星见,也被安排得妥妥当当。

  他和柳生等人的学生会工作在时间不够用的时候,星见就会默默接过去处理,真田是风纪委员长需要满校园抓违纪学生,星见帮不上忙,就重新申请修订了校规,将学生守则违纪处理方案细化量化,这样一来,即使真田不在,遇到违纪学生下面的人也知道该怎么处理。

  还有切原,英文一向是苦手,星见不知道从哪儿淘来了一版游戏,切原入坑前的试用版是国文,结果入坑之后才发现是全英文版本,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玩,星见陪着他一边玩一边纠正英文,上次考试,切原的英语成绩提高了整整二十分,可喜可贺,总算不用为给切原补习发愁了。

  星见总是用自己的方法替他们减轻负担,不经意间就化解了大家焦虑,现在正选们的心理状态不知道要比之前好上多少倍。

  这样的星见,谁会不喜欢呢。

  幸村精市抓住星见手腕,温柔说道:“走吧,我帮你处理下伤口。”

  “不是伤。”星见没想到精市会发现他故意用袖口掩住的淤青。

  见对方目光灼灼,无奈之下他左右看看,做贼似的挽起袖子让小伙伴看,“就是磕到地上碰出来的,看起来严重,其实连皮都没破,不疼。”

  星见的皮肤白皙娇嫩,稍用点力就能在上面留下印记,此时他小臂上已经变成青一块紫一块,磕碰的地方要比其他地方高出一截,看起来异常恐怖。

  幸村精市担心星见为了不让切原自责故意隐瞒伤处,便随口一诈,等真的看到这个,再也无法淡定了,抱起人就要往医疗室去。

  星见拽着幸村衣服前襟,瞅一眼在一边傻乐呵的海带头,“我真没事,别让赤也看到。”

  你还是多关心下你自己吧。幸村深吸口气勉强忍住怒气,嗓音却还是不由带上了几分冷意,“好,我不让他知道,不过你得乖乖跟我去医疗室。”

  “真没那么严重。”嘀咕归嘀咕,星见也知道精市是关心自己,便乖乖给抱着走。

  幸村精市找了个理由抱着人离开,目睹整个过程的手冢国光跟了出来。

  他目光在袖子没有遮掩住的那处紫黄色淤痕上定了定,问道:“要帮忙吗?”

  “不用了,谢谢。”

  幸村心里想着事情,随口应了一句才发现身后是手冢,他挂起礼貌性微笑,“本来打算请你逛中华街的,不过现在你也看见了,我恐怕走不开,合宿的事就那么说定了,我就不送你出去了,抱歉。”

  “没事你去吧,我可以......”

  在小伙伴笑眯眯的眼神中,星见脖子一缩自觉闭嘴,还用手在嘴巴上一拉,示意你们说我绝不插话。

  他一抬胳膊,勉强遮住的青紫擦痕再次露了出来。

  手冢国光如何听不出幸村是在客气地赶人,丹凤眼掠过那白皙底色上的淤痕,伸手在书袋里摸索了片刻,掏出来一管药膏递过去,“这个药效很好,给你。”

  “诶,手冢君还会随身带这个啊。”星见觉得第一次见面就让人家又借书又送东西的,不太好,停顿片刻,见手冢执意坚持才不好意思地收下。

  他挠挠脸颊,“那谢谢你啦,等书看完我会给你送过去的。”

  手冢国光没再多说就告别离开了。

  幸村精市将星见放在医疗室的病床上,自己去翻找药膏,星见拿着手冢给的那管药来回晃悠,“用这个吧。”

  幸村精市没理,小心翼翼卷起星见衣袖,然后拿起自己找到的药膏打开。

  星见茫然地眨眨眼,伸长脖子看他,“精市你在生气嘛,为什么呀?”

  “我没有。”

  “你有,你明明就在生气!”

  幸村精市低着头没说话,把淡黄色的膏药细细涂抹在青紫痕迹处,膏药散发着浓浓的药味,和星见身上的草木香融合成一股奇异的香味,幸村精市深吸口气,眸色愈深。

  他蹲下.身卷起星见的裤腿,不出所料,右腿上同样有着可怖的擦痕。

  “精市?”

  “精市。”

  “精市~”

  小伙伴不给回应,星见便一声一声叫魂似地不厌其烦地叫着。

  叫了半天对方还是没反应,星见低下头盯着小伙伴深蓝色的发顶撅起了嘴,有些不甘心。

  于是他直接伸出双手捧着幸村精市的脸颊,一定要对方看他。

  嗓音不自觉拉长,又娇又软,“精市你看看我嘛,到底怎么了你说说呀,你不说我又不知道你为什么生气对不对,精市~”

  幸村精市被小烦人精弄得不安生,好不容易涂抹好药膏,他再也忍不住。

  猛然起身双臂撑在星见身体两侧,将这家伙半拢在自己怀里,沉声问道:“你知道手冢很受欢迎吗?”

  “诶?”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星见茫然,下意识摇头。

  幸村精市垂下眼眸,不再看星见懵懂的模样,只管将自己想说的话一股脑发泄出来,“手冢无论能力相貌还是人品性格都相当出众,从初中起就有数量庞大的后援团,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星见眨眨眼,继续摇头。

  幸村精市似乎也不在意他的答案,自顾自说道:“这意味着,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有着相当熟练地拒绝人的经验,不会轻易对某个人表现出亲近之意。”

  不止是手冢,其实立海大的正选也一样,他们是天之骄子,受人追捧,想要得到他们的认同,很难。

  “可是,手冢第一次见你,就把珍贵的藏书和联系方式给了你。”正因为是同类人,幸村才更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星见越听越糊涂,“你到底想说什么呀,遇到志趣相投的人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很正常啊,我觉得手冢君没你说得那么高傲。”

  幸村精市不由抿紧了嘴。

  难道要他说,手冢的反应让他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

  难道要他承认,他是在迁怒星见胡乱撩拨人,担心哪天星见开窍了,就跟着莫名其妙的人跑了?

  他定定凝视着满心信赖着自己的少年。

  少年看上去晕乎乎的,桃花眼睁得溜圆,懵懂又无辜,仿佛林间自由奔跑的幼鹿,让人想要看看那双漂亮的眸子染上人间的欲念是何等绝色。

  视线渐渐落在那抹浅淡柔软的唇上,幸村眸色渐深。

  不由自主的,倾身压去。

  星见本来坐在床沿上,此时左右挡着幸村胳膊躲不开,只能向后仰,他一边躲一边使劲推人,“精市你别靠这么近。”

  幸村精市握住星见的手,喉咙剧烈滚动,“星见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砰!

  酝酿已久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门板拍在墙上的巨响打断。

  看着病床上几乎交叠在一起的两人,太宰治眼眸幽深,面上却笑意不减:“呦,原来你们在这里啊,倒让我们好找。”

  星见扒着幸村精市的肩膀望向门外,“找我们干嘛,你和谁来的”

  神色坦然,完全没有干那啥被当场抓住的窘迫,或者说,星见根本就没意识到他们现在的姿势有哪里不对。

  反倒是幸村精市,一腔少男情怀被迫遭人围观,即使平日里表现得再成熟此时也淡定不起来了。

  太宰治无视幸村精市,走过去将星见抱起来放在推来的轮椅里,“网球部那边有事情找你,对吧,柳君?”

  柳莲二罕见地挣开了那双琥珀色眼眸,他和幸村对视片刻,随即移开视线,“走吧星见,我有些资料要你帮忙确认一下。”

  星见点头,被推着走了几步发现另外两人没跟上,回头问道:“精市你不一起吗?”

  幸村精市已经恢复了以往的神色,仿佛刚才失态的不是他,“我刚才翻乱了医疗室的东西,等把东西整理好就过去。”

  星见又用目光询问太宰。

  太宰治当即演了起来,“原来星见这么在乎我,好感动啊~”

  把星见给嫌弃的。

  等两人离开,幸村精市脸上和煦的笑意化作冰霜,毫不掩饰自己对眼前这个男人的警惕,“太宰先生,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