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书楼吧 > 我在横滨收集信仰 > 第70章 感情升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楼吧] https://www.shulouba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时候星见经常梦游,有时候清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出现在完全陌生的地方,擂钵街他去过两次,一次遇到了杀手织田作和黑医生森林太郎,还有一次,差点被一个冷漠的小屁孩卷进黑帮火拼。

  那个小孩也有一双漂亮的鸢色眼眸,里面冷漠荒芜承载着深不见底的空洞,仿佛下一刻就要将他整个人吞没。

  因为太过聪明而比同龄人早熟,因为看透人性而对世界感到绝望,但小孩子过于稚嫩的阅历又不足以自我消化这些痛苦,以至于整个人都冷漠地戒备着整个世界。

  简而言之就是厌世。

  这是星见对当初那个小孩的印象。

  他惊讶地上下打量眼前的男人,如果太宰不说,他完全无法把那个看上去与整个世界格格不入的孩子和眼前这个通透成熟、眼底蕴含着笑意的男人联系在一起。

  “你变了很多。”星见歪歪头,眼角眉梢皆是笑意盈盈,宛如春日里开得最盛的一枝迎春花,“变得更好了。”

  能用自己的方式与世界达成和解,真好。

  太宰治从星见的脸上读出了这句话,不由眸色更柔。

  初遇星见的时候,正是他第一次策划自sha的时候,自sha太疼他下不了手,于是去偷黑帮的军.火,想要借着别人的手达成自己长眠的夙愿,结果却被不知忽然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少爷打乱了计划。

  面对瓷娃娃小少爷,刚开始他是不耐的甚至是厌烦的,直到对方给了他那个一触即离的拥抱。

  【要努力活下去啊,这个世界其实没有你想得那么无聊,只有活下去你才有机会找到生命的意义。】

  那双琥铂眼眸里燃烧着对生命的敬畏和热烈,与他的厌倦形成鲜明对比。

  那个时候,太宰治忽然意识到,世界上特殊的不只有自己一个人,只有活下去,才能遇到有趣的人和事,才有资格对生命和世界作出评判。

  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太宰治都没有再将自sha付诸于行动,他顺利活到十几岁,也确实遇到了一些有趣的人和事,世界还是很无聊,不过和以前相比似乎也没那么无聊了呢。

  “不要以为几句话就能让我放弃长眠的念头。”太宰治身体前倾,双手搭在大桥的铁制围栏上,整个人都呈现放松的状态。

  他孩子气地鼓了鼓脸颊,“这个世界确实很无聊,我已经鉴定过啦。”

  星见同样望着夕阳下波光粼粼的河面,\现在你知道了,人死后会继续在另一个世界生存,其实本质上没什么不同。\不外乎争权夺利爱恨情仇什么的,同样逃不开“欲望”二字。

  他侧头看身旁的人,眉眼间是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即使死亡,你的长眠计划恐怕也无法实现呢。”

  “哼!”你走开,不是很想跟你说话!

  星见才不走开呢,他非但不走开还笑嘻嘻凑上去问道:“所以我们在医院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认出了我?”

  太宰被他挤得不行,无奈往旁边靠了靠,本来不想回答的,转念一想,可以邀功的事情当然要承认啊,说不定还能让星见对自己更好一点,于是他勉为其难地点了下头,“嗯。”

  一副“我一眼就认出了你你却完全不记得我,不觉得愧疚么”的表情,显然是想让某人对此有所表示。

  星见还真不觉得愧疚,“你对我这么好也是因为小时候的事?”

  是有这部分原因,“当然。”

  星见笑得仿若摇着尾巴的小狐狸,“那你之前向我告白,是不是因为关注我越多就越发现我的好啊?”

  太宰坦诚,“没错。”

  “你早就猜到织田作和我有关系吧?”

  “对啊.....嘎!!!”

  太宰治一时嘴快,忙转过头,见星见面带微笑眼神肃杀地看着自己,之前被揍的脸颊又开始隐隐作痛,“不不不,你听我解释啊,我真的想知道织田作过得怎么样,就是顺水推舟......顺水推舟而已!”

  “所以,之前的落寞就是做给我看的对吧。”星见笑容愈发甜美,看在太宰眼里却像掺了毒的蟹黄酒,喝一口醉醺醺晕乎乎却会致命的那种,想要~

  星见捏着拳头,声音从牙根底下发出,“你算计人还算计上/瘾了是吧。”

  只要脸皮厚,做坏事被当面拆穿什么的完全不是问题。

  太宰治一脸无辜,连连摆手,“抱歉,我迫切想要见见织田作,又没想好该怎么跟你说,最后就选择了我最擅长的方式哎啊啊啊——放我下来!!”

  太宰治是异能者,也和无数异能者交过手,因为人间失格能将触碰到身体的异能无效化,在遇上星见前他还从没有被人用超自然力量暴捶过。

  此时他被无形的力量头朝下倒吊在半空中,眼睛一睁看到的就是时不时会有垃圾飘过的河面,血流倒涌让他头晕目眩,上次被藤蔓捆着砸成猪头的记忆再次复苏。

  身体忽然被拽着急速下坠,眼看离地面越来越近,水泥路上的裂缝在视野里渐渐放大,太宰一把抱住脑袋,“打人不打脸,我错啦啊啊啊——”

  你的忏悔就像路边的石子一样一文不值,星见嫌弃归嫌弃,还是将人轻轻放在地面上。

  没有感受到熟悉的疼痛感,太宰治放下手,见自己竟好端端躺在地上时怔了下,意识到星见对自己手下留情,他不由得意,一咕噜翻起来凑到少年身边,两眼亮晶晶,“你不生我气了对吧,对吧?”

  “好烦啊你。”星见嫌弃得不行,把人推远了点,顿了顿,“你这样不累么,你可以直接告诉我的。”

  也许是把这家伙纳入了自己人范畴,比起被欺骗后得知真相的生气,星见心里更多的是难受,替这人难受。

  到底是怎样的生活环境,才能让一个人在想要某样东西时,第一时间想的不是如何直接开口,而是要通过无数迂回算计才能得到。

  哪怕他明明知道只要他开口,别人不会拒绝。

  对亲近信任的人无法完全敞开心肺,始终游离在人群之外,与世界保持着若有若无的疏离......太宰他,之前都经历过什么啊。

  想归想,星见很清楚太宰治并不需要这些怜惜。

  所以他看着河面说道:“以后如果想要我做什么,可以试着直接告诉我。”不需要太宰改变,只是希望某些时候这人能轻松一些。

  少年的侧脸在夕阳下被打上一片暖黄,连带着认真凝视着少年的鸢色眼眸也被倒映成暖色。

  这人总是这样,总是在猝不及防的时候做出令人无法拒绝的举动,他根本不知道,这份温柔体贴对内心荒芜已久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仿佛胸口的空洞在这一刻填满,太宰治不禁从嘴角发出满足的喟叹。

  “已经习惯了呢

  ,直接说出愿望对我来说恐怕有些难,不过,为了星见我会努力哒。”如果这时候照镜子,太宰就会发现自己那双眼睛快要化为一汪春水,“所以星见你要怎么奖励我呀~”

  请把你那荡漾的波浪去掉,谢谢。

  星见默默离这又开始浪的家伙远了点。

  “星见。”太宰忽然郑重叫道。

  “嗯?”星见疑惑回看。忽然这么严肃,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能陪我跳支舞吗?”

  身形颀长的黑发青年向坐在轮椅中的少年伸出手,暖色的夕阳从他背后斜射下,整个人都笼罩在暖意融融中,仿若下一刻就要和天地融为一种色彩。

  星见看不清对方此时的神情,却能感受到他的期待,于是少年毫不犹豫点头,“好。”

  你看,直接开口提出自己想要的,并不是很难对么。

  星见已经很久没有站起来过了,倒不是怕人发现,纯粹是因为他懒,觉得坐着比站着舒服,所以尽管一直有神力温养着腿部,他的脚踩在地面站立起来的一刹那,还是膝盖一软不由向前跌去。

  然后他跌进了一个温暖干燥的怀抱。

  太宰治下意识将人抱住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会提这样一个要求。是抱着不可言说的恶意的故意为难,还是想趁机测试少年对自己的纵容底线,亦或者是自己心底早就有过这样的期待,只不过自己没有察觉到......

  不可否认的是,在星见毫不犹豫答应这个不合理要求那一刻,他心里泛上难以忽视的、被人宠着的欣喜。

  “我帮你。”太宰治掐住少年一掌可握的腰,轻松将整个人带进自己怀里,看似瘦弱的胸膛承载着另一个人全身的重量仍旧显得游刃有余。

  他带着星见的右脚往旁边挪一步,轻轻的,先是脚尖后是脚跟然后往右腿注入力道,感受到脚踏实地的踏实感,少年兴奋仰头对着他笑,“我的右腿能用力了哎!”

  于是太宰如法炮制,带着少年的左脚迈出一步。

  双腿如同生锈的机器,刚开始不堪负重,稍微用点力道似乎都有咯吱咯吱的摩擦响起,太宰耐心地给星见当拐杖,一步一步沿着轮椅转圈,慢慢的,速度快了起来,星见神色也越来越轻松。

  两人身高正契合,太宰将下巴抵在少年头顶,细腻顺滑的触感令让他下意识亲昵地蹭蹭,草木清香扑入满怀,他心满意足地眯起那双流光溢彩的鸢色眼眸。

  此时正是日落月升之时,最后一道余晖照耀在两人身上,在身后映出两条纠缠在一起的、翩翩起舞的身影。

  太宰治望了眼挂在天边的圆月便收回视线。

  他的月亮就在自己怀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