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书楼吧 > 我在横滨收集信仰 > 第71章 答应殉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楼吧] https://www.shulouba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秀明,你在想什么?”

  此时的星见正和弟弟柳原秀明一起去宴会的路上,作为柳原集团话事人腿好之后的第一次亮相,这场宴会的级别自然不低。

  星见从神奈川赶过来接了秀明一起去迹部名下的酒店,路上有心问问这段时间弟弟的工作情况,属下的汇报中虽然记录得很详细,不过星见更想亲耳听秀明自己说,但是秀明却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

  “是遇上难以解决的问题了吗?”星见有些担忧,“方便的话可以说出来让我帮忙参谋一下呀。”

  自从摆脱柳原家风的操控,恢复自由人生,柳原秀明眉宇间的阴霾就渐渐散去,因为星见格外叮嘱,柳原集团上下还是把柳原秀明当太子爷看待,他的待遇没有降低反而多了以前没有的自主权。

  在集团实习的这段时间柳原秀明的青涩稚嫩慢慢褪去,逐渐显露出成熟男性特有的坚毅。

  听兄长这么说,柳原秀明犹豫了一瞬便道:“在想我养父的事情。”

  “他怎么了?”难道在牢里都不安分?“是不是有人又撺掇你不干好事?”

  星见皱起眉,似乎只要秀明一点头他就下手锤死柳原家及其上蹿下跳的残兵败勇。

  护犊子的模样令柳原秀明心里一暖,仿佛迷失的船只遇到了指路灯塔,笼罩在白发少年脸上的无措因着一句话而散去。

  “我之前不是从养父家里搬出来了嘛,因为柳原香奈纠缠,当时有些东西没有带走,所以我昨天又回去了一趟......”柳原秀明说起他昨天的经历。

  他特地找了个家里没人的时间进去,原本准备搬完自己的东西就离开,结果临走时路过书房发现书房门竟然开着,他神使鬼差就走了进去。

  柳原秀明并不喜欢擅自动别人东西,等他回过神来正准备退出去时,却被书架上一本略微抽出来的资料夹吸引了视线。

  资料夹很厚,以至于里面的照片没有放好露出了一角,就是这一角照片让他硬生生停住了脚步——那精致完美的半张侧脸正是兄长的模样。

  秀明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抽出资料夹递给星见,“似乎是你之前睡美人综合征的诊疗记录,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养父那里。”

  按说这种涉及到身体各项详细指标的私密信息应该锁在父亲柳原家光的保险柜里才对,父亲生前对养父信任到可以分享这种信息的地步么,好像也没有吧。

  “我担心这是养父通过不正当途径得来的,就把它拿了回来,就是不知道他拿这些资料要干什么。”

  星见一页一页翻着资料,越看眉头皱得越紧。

  在住院那段时间他闲得无聊,曾经请高桥医生教他看病历,所以对这里面的专业术语并不陌生,一眼扫过就发现很多问题。

  这不仅是睡美人症治疗方案,主治医生似乎还在他身上做了其他不得了的实验。

  视线扫过那一排“失败”“失败”,星见心里更沉。

  这些人即使没有在他身上做实验,也肯定还有其他实验体,就是不知道实验对象是人,还是动物......

  他拿起引起秀明注意的的那张照片。

  照片里的他双眼紧闭躺在实验台上,在手术灯的照射下脸色镀上一层惨白,仿佛毫无生息的尸体,“......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去过这种地方做过这种手术。”

  不过不记得也正常,虽然别人都认为他患的是睡美人症,不过星见自己清楚,他那个时候是因为灵魂在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留下的只是皮囊,自然没有意识。

  换句话说,如果有人在他意识未清时对他的身体做些什么,星见自己是完全无法察觉到的,而且,因为当时出车祸受伤严重,他在醒来后第一时间就利用神力蕴养身体,即使身体有异样,在神力的作用下也会完全被净化。

  他现在完全是一具健康的身体,如果去检查的话什么都检查不出来,自然也无法得知对方在他身体上做过什么手脚。

  车内的气氛凝重起来,星见一边思考一边往下翻着资料,翻到最后一页,他目光一滞。

  这个标志......和大叔之前给他找来治腿的那个研究所标志好像啊。

  指腹缓缓摩挲着钢印在纸面上的凹陷,星见眸色深沉。

  疑似导致他父母死亡的罪魁祸首,准备给他治腿的研究所,还有似乎在他身体上进行过某种实验的私人医院......这三者都跟黑衣组织有关吧。

  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灵光从脑海中一闪而过,快到星见还没有抓住,目的地就到了。

  见兄长神思不属,柳原秀明也跟着皱眉,“哥哥这件事很严重吗?”

  “不算太严重,放心吧我能解决。”星见回过神,笑眯眯伸手摸秀明的白毛,孤狼一样的少年在亲人面前摇身一变成了哈士奇,察觉兄长够着费力,便主动低下头往前凑了凑。

  星见坏心眼地将弟弟打理得一丝不苟地发型弄出桀骜不羁的形状,眼见翘起的呆毛中和了秀明故作严肃的老成显露出符合年纪的青涩,他才满意收回手。

  “你这头发上打了多少发胶啊,下次少抹点,小心年纪大了脱发。”

  星见恶人先告状,秀明也不生气,只无奈道:“在我因为发胶脱发前,就会先被你捋秃吧。”

  “哎呀学会吐槽了呀,不错,小孩子就该有小孩子的鲜活气。”

  星见扶着弟弟的手走下车,“有我在,只要不违法乱纪败坏道德,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年少轻狂只有一次,我替你兜着呢,不用顾虑其他。”

  柳原秀明总感觉相差不到一岁的兄长是把弟弟当儿子养了,不过有人无条件包容着自己,不管走到哪里背后都有人支撑着,这种感觉真的很容易上/瘾。

  白发少年有些羞窘,情不自禁低咳一声,看到迎过来的主人,他微微扭头,待面上的红润散去才重新进入社交状态。

  星见已经先迎了上去,“不是还在合宿么,你这样回来没问题吗?”

  迹部景吾眼神停留在星见的腿部,星见便原地蹦跶了几下给好友看。

  迹部放下心来,真心实意替竹马感到开心,“啊恩,我的社团里没有不自觉的人,他们可以自己训练,不过一天时间,乱不了。”

  况且,他总要亲眼见证星见真的站起来了才放心。

  迹部一个响指招来手拿相机的招待,星见疑惑,“干嘛,还要合影留念不成?”

  “给真田他们带过去。”

  之前不是视频时已经看到他能跑能跳了么,这是对他有多不放心啊,星见心里升起一咪咪愧疚,随即愉快地拉着景吾摆起各种姿势。

  大爷嘴上嫌弃得不行,一口一个“太不华丽了”,却还是没有挣开那纤细的手指,任由

  对方拉着他在镜头前各种搞怪。

  等星见心满意足,三人才踏入宴会厅。

  宴会厅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年轻一代最出众的两人进入大厅的那一刻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看向门口。

  一个温雅矜贵,一个高傲张扬,柳原星见和迹部景吾走在一起非但没有夺走彼此的光芒,反倒默契十足,强大的气场注定成为人群的焦点。

  众人的视线不自觉集中在柳原星见活动自如的下半.身,眼神里含着羡慕嫉妒。毕竟,大权在握又治好残缺,任谁都觉得这个不足十八的少年拿的是人生赢家剧本。

  人们矜持迅速地围住这个曾经在他们口中的小可怜,热情而不失礼貌地寒暄起来。

  这个圈子就是这点好,即便内心戏再如何强烈,表面上依旧端着如沐春风的笑容,不会让人感到不舒服。

  星见对这种场合游刃有余,拉着秀明见过各位长辈,又瞎侃了半晌,然后美其名曰“锻炼独立能力”将围上来攀交情的人甩给秀明,自己便溜了。

  花园里景色不错,清风徐来带起喷泉里阵阵水汽和玫瑰花香,星见深吸口气,远离了纸醉金迷的名利场他神色放松下来。

  刚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结果就被尖利熟悉的女声破坏了心情。

  “柳原星见你这个混蛋,你竟然连自己的亲叔叔都下手,你怎么不下十八层地狱!”

  “你怎么会在这里,谁带你进来的?”

  同样找借口躲出来透气的秀明一进花园就看到这一幕,大步流星走到跟前捏住柳原香奈的手腕就要拖走对方,却不料被柳原香奈狠狠甩开。

  “你放手,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我爸对你不好吗?我家里人对你不好吗?你凭什么帮着这个小畜生对付我们!”

  柳原秀明能容忍柳原香奈骂自己,因为他心里确实对养父一家有所亏欠,却不能容忍她侮辱兄长,当即捏着拳头低吼,“你闭嘴!要不是你们苦苦相逼兄长根本不会和你们争!”

  柳原香奈神色狰狞,“我们苦苦相逼?我们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你这个良心被狗吃了的白眼狼!”

  “别说为了我,我从来不稀罕,如果你们能坦诚些还能让我高看你们一眼。”

  柳原秀明扯着状若疯癫的女人就要走,不给她在这里闹事的机会,柳原香奈毕竟是个瘦弱女生,力量有所不敌,一路尖叫哭闹着被拖远,忽然她看向面色平静的柳原星见,两只眼睛淬了毒似的。

  “柳原星见,别以为别人都喜欢你,他们只不过喜欢你的美貌和你背后的家族,除去这些你一无所有哈哈哈呃......”

  柳原香奈疯狂挣扎,柳原秀明一时不察被她挣脱,力道一松柳原香奈不由向前仰去,然后脑门磕在喷泉池边,晕了过去。

  刺耳的噪音终于消失。

  柳原秀明松了口气,“她要怎么处理?”

  星见摆摆手,“就由你处理吧,无论怎样我都不干涉。”

  秀明一惊,“哥!”

  养父利用他操控他不假,同时缺也给他提供了一个身份一个屋檐,不管对方有什么目的,这份恩情确实存在,面对柳原香奈的唾骂他不是没有愧疚。

  可他欠的情他会自己还,秀明不希望兄长因为他而委屈自己。

  柳原香奈这种行为,在等级分明注重礼仪的柳原家族即使一辈子被关到死都是可以的。

  秀明想什么星见一眼就看出来,他道:“这些污言秽语不能伤及我半分,她怎么样我并不在意,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么,想做什么就去做,不要让自己的良心受到一辈子谴责。”

  对上那双满含关切的桃花眼,柳原秀明鼻子一酸,忙侧过头。

  “这种人的人情债不能欠,你早点还完债我也能放心。”星见神色轻松,“柳原香奈之后如何不用告诉我,今天有点累了,我去给景吾告别,这里你看着处理吧。”

  “嗯!”

  柳原秀明不由双手紧攥,望着羸弱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野里,他才低头看向倒在地上的女人,眸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星见是在阳台上找到迹部的,从阳台往下望去花园里的一切尽收眼底,“你看到了。”

  “啊恩。”迹部大爷点着泪痣,脸上写着对星见纵容兄弟的不满,“柳原秀明不是小孩子,你对他这么好,要是他还帮着那一家子,就真的是狼心狗肺了。”

  “换位思考,处在秀明这个位置确实很尴尬。”见景吾眉头一皱就要反驳,星见率先开口堵住他的嘴,“柳原家风毕竟养了秀明那么多年,如果秀明一点反应都没有,也不值得我这么照顾。”

  “这么说也没错。”迹部对星见突如其来的冷情并不感到意外。

  星见神色恹恹,连早退借口都懒得想,“不想呆了,我先走了。”

  “看来那女人的话还是对你有影响。”迹部景吾敏锐洞察到星见心情不好的原因,一双眼睛变得锐利,“你在想什么啊,本大爷和你交好是为了你的美貌权势?本大爷是那么肤浅的人么?”

  “你当然不是。”但是我不确定你对我的好是不是受到神格影响。

  神格能扩大生物本身的欲望,厌恶他的人会愈加厌恶他,喜欢他的人会愈加喜欢他,星见并不能确定自己身边的人在潜移默化下是不是受到了影响。

  所以无论是乱步还是太宰精市,所有的告白他都毫不犹豫拒绝。

  无法回应别人的爱,也无法确定别人对自己的爱真正有几分......这样的爱情就像镜花水月,又像虚无的泡沫,稍稍一戳就破。

  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又要去祸害别人?

  星见随意摆手,“总之我走了,后面的事情你搞定。”

  看出星见不太想说话,迹部话音一转,“交给我吧。”

  星见避开宴会厅里的人上了车,让司机掉头回横滨,一路看着飞速后退的风景不知不觉就到了横滨大桥。

  “停车。”

  司机应声踩了刹车。

  星见推门而下,“我到处转转,你先回吧。”

  他一抬头,好巧不巧就是那天织田作离开的地方,不远处的桥头上正站着个绷带怪迎风招展。

  见星见看过来,太宰治夸张而做作地邀请,“这位矜贵的小少爷,请问我有荣幸能请你陪我一起殉情吗?”

  他站在铁质栏杆上做着邀请礼仪,河面上的劲风吹得风衣猎猎作响,他脚下却纹丝不动。

  星见快步走过去,在太宰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一把扯住对方双双跌落河面,徒留软糯的余音飘荡在桥头。

  “好啊。”

  0.05秒之后太宰治才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鸢色眼眸微缩,眼看离河面越来越近他下意识将少年揽进自己怀里,用自己的脊背抵抗河水带来的冲击力。

  啊啊啊——社长知道一定会杀了我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