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书楼吧 > 我在横滨收集信仰 > 第86章 背锅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楼吧] https://www.shulouba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宰掌心缠着绷带,抚在娇嫩皮肤上的触感格外粗粝,黏腻的、犹带着温热的血渍随着太宰的动作沾染在自己脸上,仿佛被烫到般,星见不由自主浑身一哆嗦,饱含愧疚悔恨的泪水越发汹涌。

  他一把握住太宰无力下滑的手,另一只手上亮起的莹莹白光落在太宰伤口上。

  “你别死.....对不起......”语无伦次中对上那双满含柔意的鸢色眼眸,神使鬼差的,他点头回道:“我不想让你死。”

  宛如得到糖果的孩童,得到肯定答案的一瞬间太宰开心笑了,失去血色的脸也变得红润起来,他躺在星见怀里也不安份,扭着身子给星见证明,“你看,我已经好多了,不要担心呀,这不是你的错。”

  不,这就是我的错。

  星见眨眨眼努力收起泪珠,低下头认真给太宰治疗起伤口。

  他之前感觉自己泡在温水里昏昏欲睡,突如其来的心悸提醒他如果不醒来将会悔恨一辈子,结果一睁眼看到的就是苦无射向太宰的情形。

  苦无这种武器只有他自己会用,几乎不用多想星见就意识到之前发生了什么。

  太宰的伤口在心脏位置,只差那么一点人就真的没救了,这完全就是冲着要人命去的,星见又惊又怒,治疗伤口的手都在止不住得颤抖。

  肉芽生长血管重接,白色的治愈之光带着温暖人心的力量,大战过后的激荡心情渐渐得到平复。

  等伤口痊愈星见终于抬起头观察起四周。

  周围遍布狼藉,在场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大大小小的伤口,混合着灰尘和血渍显得格外狼狈。

  星见扫视一圈,动作越来越慢,最后视线定格在福泽谕吉胸口处墨绿布料上氤氲出的血液,猩红刺得他双眸发疼,半晌之后,才哑着嗓子问:“这些......都是我做的?”

  见星见没有之前的记忆,福泽谕吉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

  众人沉默的态度说明了一切。

  星见死死按压住激烈跳动的心脏,庆幸自己在造成更大不可挽回的损失之前醒来,但更多的却是一浪高过一浪的罪恶感冲刷着良心。

  当真正意识到自己之前都做了什么,少年脸上血色尽褪,姣好的唇形咬出斑斑血迹仍抖得厉害,他看着自己洁白如玉的双手。

  他在上面看到了洗不净的血垢。

  “......所以说,是我伤害了大家?”

  福泽谕吉担忧不已,上前扶着少年单薄的肩膀,强迫仓惶无助的少年直视他的眼睛,沉声道:“这不是你的错,不要把别人的罪过背负在自己身上。”

  怎么会不是我的罪过呢,就是我没有锁住他才导致了今天的局面啊。

  星见不想让大家再替自己担心,便垂下眼眸乖巧地点了下头,缩在袖子里的手攥到发白,指甲深深插进了皮肉里才勉强维持面无表情。

  他下意识想要在温暖宽厚的怀抱里汲取力量,于是脑袋无力地抵在福泽谕吉肩上,墨绿的布料不过片刻就泅湿大半。

  星见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没有注意到在他靠上去时他家大叔的僵硬。

  蛊惑人心的无形力量在星见苏醒的那一刻就停了下来,不过这边这么大动静,等异能特务科腾出手来必定要赶来这里查看情况,太宰治索性转移大家转移力。

  “哎,那个讨厌的俄罗斯人呢,他什么时候跑的?”

  一心只想阻止红衣少年,完全没有察觉到老鼠逃跑的众人:......

  星见收拾好情绪,刚要开口说什么,面色变得古怪起来。

  乱步:“怎么了?”

  星见一个响指,从地底下钻出一朵巨大的食人花。

  食人花张开狰狞的花苞,干呕几下,吐出来一个浑身沾满粘液、似乎不久之前刚进行完一场不可描述的俄罗斯饭团。

  吐完异物食人花对着地面呸呸呸,虽然是不同物种但在场所有人都神奇地感受到了它的嫌弃。

  食人花蹭了蹭主人重新隐没进地下,星见解释,“应该是逃跑过程中被他抓起来的。”

  这个他,自然是指柳原星见。

  太宰和乱步对视一眼,看着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俄罗斯人笑得阴恻恻,“啊这下就好办多了。”

  太宰说的好办,是指应付政府异能组织那边的盘问。

  横滨民众集体暴/动,如果不是时间太短恐怕整个神奈川地区都会受到影响,这种程度的精神异能简直太恐怖,异能特务科和猎犬都相继出动人员来横滨调查。

  星见作为记录在案且在横滨的精神系异能者自然首当其冲。

  好在了解星见真实力量的人并不多,当时给森鸥外治病也只有中原中也和尾崎红叶两位干部在场,星见对外展示的异能更多是以幻术形式出现,和这次导致横滨动/乱,能勾动、放大人心欲望的精神系异能是完全不同的体系。

  所以异能界怀疑到他身上的人并不多。

  于是在中原中也和武装侦探社的隐瞒下,太宰有意无意地误导下,这件事就被扣在了地下组织“死屋之鼠”头上。

  正好“死屋之鼠”头目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近期在横滨出现过,这就成了俄罗斯人搞事最有力的证据。

  被限制人身自由、眼睁睁看着一顶黑锅扣在自己头上抠都抠不下来的俄罗斯人:......

  太宰治笑眯眯拍拍他肩膀,好心情安慰道:“怎么能是黑锅呢,如果不是你迷晕星见哪有后来那么多事,所有说你是罪魁祸首完全没问题嘛,这样想有没有开心一点啊。”

  俄罗斯人:......我可谢谢你了!

  太宰从关俄罗斯人的房间走出来,正巧碰到抱着一大堆零食往外走的乱步,“去找星见吗?一起啊。”

  乱步点头。

  横滨之乱结束后星见看起来没什么异样,该笑笑该闹闹,只是众人清楚到底有什么不一样了。

  太宰曾见过星见一个人时对着花簇发呆的模样。少年周身萦绕着挥之不去的寂寞孤独,精致的脸上空洞冷漠,他把自己与整个世界割裂开,仿佛下一秒就要永远离开这里。

  恍惚中就让太宰想起初次在医院见到少年时的模样。

  太宰当时一个箭步上去捉住对方的手,少年周身清冷被打破,回身对他盈盈一笑,幻觉消失,只是那份不安遗留在太宰心底挥之不去。

  星见似乎在计划着什么。这种不安不仅太宰有,其他人也有。

  这些天乱步几乎寸步不离地待在星见身边陪着他吃零食,中也一有时间就会带着星见去飙车,太宰也是,只是随着时间推移,不安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越发强烈。

  星见这边正在接待客人,他看眼竟然凑到一起的迹部和自家弟弟,不由好奇,“你们怎么会一起来。”

  柳原秀明道:“我本来打算和迹部学长谈完合作后过来找你的,正巧迹部学长也是,我们便一起来了。”

  星见把大部分精力转移到了异能者学校上,柳原集团就交给自家弟弟管理,一番历练下来,曾经那个桀骜阴郁的白发少年也变得沉稳温和了许多,看着就很能抗事。

  即使他不在,秀明也能做得很好吧。

  星见拂去落在弟弟衣服上的绒絮,眼里浮起欣慰。

  迹部景吾忽然炸了毛,“你那是什么眼神,快给本大爷收回去!”看着就像要和人永别似的。

  被凶了星见还没反应,秀明先不乐意了,眼看两人又要争执起来,星见拉着弟弟坐在自己身边,这小子才算安静下来。

  他问迹部,“你怎么忽然来了,有什么不能电话里说?”

  迹部直截了当,“听说你被异能特务科列为横滨之乱的嫌疑人,没事吧?”

  当有钱有势到一定程度,神秘的里世界大门也会对普通人打开,像迹部景吾、柳原秀明这种顶级财阀继承人加异能觉醒预备役,他们对世界本质的了解可能比一般异能者还要多。

  柳原秀明也关心地看了过来。

  自从得知哥哥觉醒了异能,柳原秀明对里世界就格外关注,听到横滨之乱可能和哥哥有关他哪里还能坐得住,丢下繁杂的公务就赶来横滨。

  面对两双盛满担心的眼,星见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他笑着将太宰应付异能特务科的说辞重复了一遍,表示只是普通询问,让他们放心。

  三人又聊了些近况,柳原秀明和迹部景吾如今都在接手家族事务的关键时期,能跑来横滨一趟已经很任性了,眼看时间不早两人准备回东京。

  临走时迹部还返身确认,“你不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

  柳原秀明对迹部将他排除在外有些不满,不过到底没说话,同样抱臂等着兄长答复。

  星见笑容完美无缺,“当然,我干嘛骗你们。”

  迹部再三确认,这才按捺些心中的不安上车离开。

  目送两辆汽车消失在街角,星见又在原地站了会儿,才重新挂上笑容,“哎呀真是敏锐啊,差点被看穿。”

  太宰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看着少年眸光沉沉,“所以,你打算离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